國際體育

世界杯面臨嚴峻考驗六月十二號打響

在十月的總統選舉前夕,對於正處於增速放緩階段的巴西經濟,迪爾瑪�羅塞夫斷言世界杯足球賽會是它的跳板。工程完成得不理想、承諾未兌現,加上國際足聯的批評⋯⋯令這一夢想可能變為噩夢。然而,短期和中期內的效益也是可以預期的。總統並不妥協,她保證:“這將是世界杯中的世界杯”。 2010年世界杯足球賽,觀眾數目大約32億,大約佔世界人口的50%。2007年,國際足聯宣佈,這個受全世界高度注目的罕有盛事將在巴西舉辦──唯一擁有四連冠的國家。光是篩選舉辦的12個城市,來進行由32支隊伍參與的64場比賽,就用了兩年時間。世界杯在1950年之後重回巴西──今次是它第五次踏入南美,自1978年阿根廷舉辦後,世界杯就未再於南美洲舉辦過。首場比賽將於6月12日在聖保羅舉辦,決賽將在里約熱內盧有“聖殿”之稱的馬拉卡納足球場舉行。巴西當局預測,將會有300萬巴西人和60萬外國人長途跋涉前來巴西觀賞比賽。從競爭力的角度看,1930年以來,所有以東道主國家隊的身份舉起過獎杯的隊伍,包括:烏拉圭、意大利、德國、英格蘭、阿根廷、法國和西班牙,都將聚首巴西。 根據最新記錄,包括聯邦、州政府以及12個主辦城市的相關文件,巴西已花費140億美元──比2010年1月預計的多了25%。幾乎一半的投資(45%)都專門用於城市交通工程,完善港口和機場花了30%,體育場花了25%。 約一半的資金由巴西金融行業承擔:主要是國家開發銀行(BNDES)和聯邦儲蓄銀行,只有來自15%由私營部門。三個球場為私人建設項目:庫里提巴、阿雷格里港和聖保羅球場;五個球場通過公私合伙的方式修建:貝洛奧里藏特、福塔萊薩、納塔爾、累西腓和薩爾瓦多球場;其餘四個球場則被各州承包給建築公司:巴西利亞、庫亞巴、馬瑙斯和里約熱內盧球場。在過去十年中,巴西經濟大幅增長,估計有近4000萬人脫離貧困線進入到中產階層,但仍然面臨很多挑戰,其中一些特別巨大。工程延誤、安保不足和延誤成本⋯⋯在相關的批評中,世界杯已成眾矢之的。很多重要的項目,譬如與公共交通有關的,已被大幅削減甚至完全放棄。 國際足聯的壓力 國際足聯秘書長傑羅姆�瓦爾克,兩年前曾引發了一個外交事件,因為他建議巴西應該“挪挪自己的屁股”加快籌備世界杯。上個月,於巴西領導人和組委會成員會面後,瓦爾克亮出了紅牌警告:“我們遲了,我們與困難和風險作戰至最後一刻,因為我們(國際足聯)還沒有檢測設施,而且需要時間來進行檢測。工程正在混凝土還未乾的情況下進行。” 建設滯後最嚴重的是聖保羅的球場、庫里提巴的球場和庫亞巴的球場。面對即將舉行巴西對克羅地亞揭幕戰的這個月,12個球場中至少有兩個尚未完工,超出了最壞的預期。當局依然為多個工程爭分奪秒,包括機場、公共交通網絡、信息系統和球場入口建設。 國際足聯憶述,“從未有任何一個國家有這麼多時間──七年”來準備一屆世界杯。即使這樣,很多城市放棄了例如公交專用車道、新地鐵線和電車線的工程;承諾用於電信網絡的投資被大幅削減,但是已經安排應急方案,來減少比賽期間的擁擠和混亂。 四月初,甚至是“球王”比利都批評工程延誤和失誤會毀了這場盛會。迪爾瑪�羅塞夫以工程將如期完工為理由,就國家主要機場私有化辯解,這也就是為什麼巴西的分析家堅稱,在航空運輸上的缺陷最終可能影響十月的總統大選。試圖再次參與大選的羅塞夫保證,大賽將是史上最成功的的比賽:“將會是世界杯中的世界杯”。 Datafolha(《聖保羅頁報》旗下的調查研究機構)的一項研究顯示,一半的巴西人支持舉辦世界杯。可是,支持人數明顯持續減少:2008年11月有79%的民主支持世界杯舉辦;2013年6月,支持率下降到65%;如今下降到52%。巴西人以形形色色的新方法來表達不滿:“想想到世界杯時會是怎樣”,這充分反映了不少人擔心一切可能會變得更糟糕。 聯邦政府更擔心,在於一年半前蔓延至全國的暴動之後會出現民眾抗議。在比賽場將有17萬安保人員,共花費達798,000,000美元──主要駐於國際足聯和比賽選拔培訓中心的周圍,配備制止任何抗議活動的設施。武裝部隊自2008年起佔領了國家最危險的貧民區,這一行動關係著世界杯的成功。由國務秘書處設定的計劃,致力於奪回被毒販和有組 織的民兵佔領了幾十年的領土。安撫警察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