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

撤回“特權法”受到莫桑比克民眾歡迎

本周許多莫桑比克民間社會組織在一個新聞發佈會上,對於總統阿曼多٪格布紮提出的修訂議員規約、安全及福利法律條例,以及修訂12月31日建立的關於總統在任內以及任期結束後的權利及義務的21/92法重返議會表達了立場。這項立法,在當地被稱為“特權法”,引起了強烈的抗議。 民間社會組織對這一決定表示歡迎,並呼籲國會考慮該國的現實狀況,並重新審議這兩項法律。“國會議員應以嚴肅的態度,意識和考慮到統計的資料和資訊,以及莫桑比克的實際情況來完成審查兩部法律的任務”,那些組織指出。 呼籲議員們把“莫桑比克人的需求以及最根本和基本權利,如教育、衛生、交通、住房、食品和工作的權利等放在第一位”。同樣的組織也讚美了莫桑比克民主運動黨(MDM)的主席,大衛斯.斯曼古(Daviz…
莫桑比克

莫桑比克政府拒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建議

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建立多年關係後,對於基金會和捐助者就宏觀經濟調控和透明度所提的個別建議,莫桑比克政府首先表示拒絕。 這是一種新的反應,似乎只有現在才是可行的,行政機關正在接收來自採掘業資本收益徵稅的不尋常收益。上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一份政策支援工具報告(PSI),這是莫桑比克宏觀經濟調控準備階段的第二次年度評估報告。與該報告一同發佈的還有意向書,這是一種政策聲明,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達成的,政府在未來幾個月內應遵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意向書和報告明確指出,莫桑比克政府拒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兩個核心問題上的建議: 1)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希望莫桑比克政府能夠對採掘業資本收益徵稅的剩餘收入使用,建立明確的財政規則,但政府表示拒絕,認為這是選舉後留給下一屆行政機關的問題,還強調會用這筆錢支付經常性開支(額外費用)。 2)政府薪酬最高額今年將達到GDP的11%,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薪酬過高,但政府並不認同,並指出薪酬上漲的部分,除了是支付教師和衛生工作人員之外,還用於僱傭與選舉相關的工作人員,這些都與莫桑比克全國抵抗運動達成一致的。 最近發生在政府和捐助者之間“政治對話”的另一個事件是,剛剛結束的年度聯合審查(聯合審查是一種被評估稱作為G19預算支援專案背景下,反貧窮計畫進展情況的機制)。《SAVANA》報道,在這種對話中,一位大使執意尋求政府就莫桑比克金槍魚公司(Ematum)事件作更深入的澄清。面對這種堅持,財政部長曼努埃爾٪鄭命令這位大使對於這件聞所未聞的事件閉嘴。鄭很強硬,甚至表達了明確的資訊:如果莫桑比克想要其撤銷國家預算扶持。 這兩個事件體現了政府在經濟政策和政治透明度方面,與基金會和捐助者相處的新方式。莫桑比克仍然在維持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建立的第一個政策支援工具,這是一個自願加入並且不受任何約束的機制,尤其在基金會已經不再借貸給我們的背景下。因此,他們的建議可以很容易地被忽視,但像現在的這種情況,在過去也從未發生過。隨著採掘的日益繁榮,政府注入越來越多的概念:減少依賴是不可逆轉的,這有利於重新獲得如何使用國家集體資源規定的主權。根據IMF最樂觀的預測,十年內,莫桑比克將獲得1.2萬億美元的定期收入(目前是在捐助者的支持下),然後,捐助者在制定宏觀經濟政策的影響力和國家對捐助者的依賴就會減少。關於透明度,事情似乎在走向“自我決定”的道路。鄭“過分干涉”大使的反應證實了這種看法,也是政府一直就Ematum及其他事件想要傳遞的:有增加債務和擴大支出的傾向,在沒有透明度的情況下已完成的事件,隨後,案件在國會被處理時就不接受質詢了,即使國會往後討論該事件(而不是鄭部長在非洲峰會給予全世界的錯誤暗示)。這種新的反應所帶來的風險之一,是延遲了鞏固民主的必要改革。對於良好的治理,許多捐助者要求的僅僅是不要無視國內的民意訴求。捐贈者對於政府聽取當地公眾輿論的情況充耳不聞,只想知道莫桑比克政客對外部較少的依賴,對於公民社會的關注是否更加敏感。近年來,政府調整了反腐敗立法,雖然處罰仍然有選擇性:中央辦公室打擊腐敗的行動只針對小腐敗。通過了新的刑法,包含控制貪污的部分(其中包含懲罰的機制,例如,利益衝突規則的破壞),這是一個測試,將有助於證明大量財政投入是否與實現莫桑比克公共管理改革,以及更大的透明度的政策和法律的放鬆不相配。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新的警告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繼續對政府的宏觀調控發布警告。在政策支援工具的報告中,基金組織警告,為了發展包容性增長的經濟,需要“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外債問題在最近的外部評估中一直是重點,因為這關莫桑比克是否能通過更合理地使用該國的收入扭轉目前貧困的局面。Ematum的情況被上訴,但對於在國家面臨基礎設施建設緊迫性的情況下,建立這家公司產生的債務是否妥當的討論還未停歇。在意向書中,政府對於Ematum事件的處理更靈活,承諾把這個企業建設成為15個國有企業之一。這些公司目前的計劃、預算以及他們的帳戶由財政部監管。雖然承認莫桑比克在基礎設施方面還有漏洞,這份關於政策支援工具的報告警告說,“調整新增貸款的步伐”對於該國是“必要的”。該報告還指出,公共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值從2011年的33%上升到…
莫桑比克

安哥拉國家銀行向銀行體系賣出6億美元外匯

安哥拉國家銀行(BNA)在6月的第一周向銀行體系賣出6億美元,比前一周增加20%。 據來自BNA的信息,在6月2日至6日期間進行的這些操作平均匯率,為97.901寬扎(每美元),與前一周基本不變。 這是BNA向銀行體系出售了超過一個月的外匯以來,每周價值最高的一次,繼5月最後一周的5億美元(3.67億歐元),或之前的4.5億美元(3.3億歐元)之後。 這些數據出現增長,與此同時,安哥拉媒體報告,一些在該國經營的私營商業銀行在處理客戶提取或轉換美元的要求時遇到困難。 於馬普托被綁架 …
莫桑比克葡語國家

莫桑比克海上的油污

美國阿納達科石油公司在探測魯伍馬盆地的石油和天然氣的石油鑽井過程中,洩漏了30000升油污。但該跨國公司和政府正嘗試封鎖此信息。 洩漏事件發生於5月10日,但僅在上周才向公眾曝光並上升至國家級別水平。週二,一位德爾加杜角政府的女發言人向奔巴的媒體透露發生的情況,但緊接著又說情況已受到控制,並且“從人類,環境和海洋的角度上排除了危害的可能性”。 阿納達科的開採區位於奔巴島以北大約100公里,延伸至與坦桑尼亞國家接壤的邊界區域。政府授予阿納達科石油公司和意大利埃尼集團(ENH)獨家勘探和生產有商業價值的碳氫化合物的合同。 莫桑比克的“新聞報”刊登了有關這一事件的更多官方資料,引用了據說是阿納達科石油公司交付礦產資源部(MIREME)的“聲明”。以下是“聲明”中闡述事件的細節內容: 事件發生在1號虎鯊井的鑽井期間,距離Mocímboa海灘46公里; 約30000升油污通過“百福海豚”鑽井船的轉盤流出,導致油污噴射在鑽進平台上並隨後入海。 阿納達科石油公司說,減輕影響的緊急措施現已實行,公司已關閉鑽井並激活了平台的偏離系統以防止油污進一步流入大海。 阿納達科的聲明還補充說,在檢測事件中心以南和以北10海里以外的範圍後,“沒有探測到油污的痕跡”。“新聞報”還列舉了莫桑比克環境影響評價機構的主任羅薩的話,除了當地,政府的技術人員並沒有檢測到“任何異常”。 羅馬尼亞通訊社並沒有從阿納達科那裡聽到有關事件的補充細節。莫桑比克政府和阿納達科保證已經排除了環境污染的風險,但是沒有任何有關此次洩漏細節的消息來源。總體而言,當地環境機構面對此事件是措手不及的。 阿納達科的聲明還指出油污的特點,“具有低毒性,含有53%的油,30%的水和17%的固體”,包括來自打有孔的地質構造的重晶石,氯化物和鈣。 洩漏會對石油的勘探和生產帶來潛在的污染,因為當洩漏發生時,改變了海洋和陸地生態系統。環境影響評價機構的一位專家稱,基於得到的信息,很難對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發表評論,也不確知阿納達科危機管理的效力如何。 這位專家回憶說,阿納達科石油公司已經通過政府告知公眾該事件的相關信息,躲避了對莫桑比克社會的直接責任。根據這位專家表示,這種態度需要獨立監督,但這取決於民間社會組織能否有技術和財政能力來承擔這項監督工作。 莫桑比克環境專家卡洛斯.塞拉稱,這一事件“使我們從此要面對加強預防控制體系的挑戰。一方面,通過制度的建立,立法和程序的完善;另一方面,建立必要的責任機制以應對今後將面臨的環境危害。這意味著我們不能等著開採開始,而需要從現在開始組織,一個遵循世界通行的,更高的環境標準。 環境風險 阿納達科和政府已經確認不存在危害的風險,也將30000升的油污洩漏固定在一定範圍內,但不妨再想想環境影響評價(EIA)認同的一系列環境風險,這對於環境立法的實踐是必需的。 環境影響評價(EIA)享有全國性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由生物學家米亞.庫托領導。該報告確定了一些敏感區域,即使是從未發生過洩漏的地方。 “由於其生物多樣性和文化歷史價值,沿奎林巴斯群島海岸線的島嶼、珊瑚礁、海草床及紅樹林都被認為是敏感地區。”…
安哥拉莫桑比克

莫桑比克將是一個“輕量版”的安哥拉?

許多關於採掘業政治經濟的評價,描繪出透明度低的陰暗畫面,因為有很多政治人物佔據在這個充滿多種商業機會的行業。儘管我們也知道一些好例子,特別是在法律框架內,或《石油法》裡的正面案例,可是,英國牛津大學的一份報告指出,在一個制度發長未健全的國家,經濟增長會帶來的風險。 牛津大學在四月出版的一份報告警告說,尚未有相關制度、法律和政策來保護一般具政治風險的投資,如徵收、國有化和稅務罰款。關於腐敗的風險,報告認為莫桑比克還未有鞏固的制度加以打擊及防止,儘管與民主制度相關的法律體系正在慢慢改變。在民主制度內,在從古老的羅馬神廟贖回的圖畫中,正直的支柱以平衡的方式支撐著所有的制度建築。 再看看總部設在馬普托的其他幾個合作機構官員的看法,報告指出莫桑比克充其量將是一個“輕量版安哥拉”。也就是說,腐敗過程中將存在影響力的交易和利益衝突,但是規模不致太毀滅性。用葡語表述的話,是輕微的。 為甚麼是“輕量版”的?因為文中提及“政治和商業利益在社會中以一種或多或少廣泛的方式分布”,而且“在這裡,一切進展得非常緩慢”。該文還強調,莫桑比克在透明度方面“倒有一些基礎”,在這方面令她顯得比安哥拉相對較成熟,儘管當地仍然有些的運作機關依然軟弱無力,司法部門形同虛設。 以此與安哥拉相比,報告只著眼於一個指標:在清廉潔指數(CPI),設於柏林的透明國際…
莫桑比克

在綠色革命上投資

回顧由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發佈的非洲進步小組最新報告,大幅改善非洲人民生活是唯一機會,是非洲珍貴的天然資源。可是,這些資源往往被腐敗的官員和外國投資者洗劫一空,造成不平等並阻止窮人們享受這些財富。該小組的副執行主任麥克斯摽賈勒特,在接受莫桑比克報紙Savava的採訪時提出了一個解決方案:“投資綠色革命和暫停大型項目的稅收優惠”。 被發現的莫桑比克天然資源,令統治者們統一口徑,推出開發這些天然資源的政策以擺脫貧窮,並縮減農業。該小組就這提供了詳述報告。在這個問題上,該小組可以給莫桑比克當地政府甚麼建議?如何才能令莫桑比克重視推動農業和發展多元化經濟政策? 麥克斯賈勒特:在非洲獨一無二的綠色革命上投資──非洲各國政府、私營部門和國際社會必須在非洲獨一無二的綠色革命上,共同努力投資。非洲農業要在五年內把產量增加一倍,甚有可能。於那些承諾實施非洲農業綜合發展計劃(CAADP)的國家當中,莫桑比克應該走在前列。 如果非洲要為經濟增長進一步注入動力及彈性,注重農業是不二之選。非洲撒哈拉以南是小農場主的區域,具有極強的適應能力和突出的創新思維。然而,在滯後和極其不合適的發展戰略下,他們於貧瘠的土壤和缺雨的地區耕種,沒有農藥、化肥,無法灌溉,擁有多於一把鋤頭的人也極少。 非洲是擁有巨大財富的大陸,不貧窮,擁有的豐富的天然資源和人力資源,但集中在採掘業和相關行業,尤其是能源方面,是一個巨大的錯誤。為甚麼呢?儘管擁有大量的天然資源,但非洲人民還是越來越貧窮。相對於整個世界,非洲的貧困、營養不良和兒童死亡的增長比例均非常高。 不平等和貧窮的增長引起不安,令人極度擔憂。為甚麼經濟增長對減少非洲貧窮作用緩慢?一方面是出於貧困的人過於嚴峻的情況:平均每天收入為0.7美元,生活在貧困線以下(每天1.25美元)。因此,要非常大的經濟增長,才能紓減一丁點的貧困。以適度協助貧困人的再分配政策,將人均增長率提高兩個百分點,能讓非洲大陸邁向2030年時滅貧的目標,更進一步。 該報告強調,創造財富和社會福利之間差異,主要源自對農業的忽視。這種忽視帶來雙重問題。第一,絕大多數非洲貧困人口在農村地區生活工作,主要是小農戶;他們無法受惠於繞過貧困農村地區的經濟增長,就不足以大幅減少貧困。第二,農業具有促進經濟增長的強大潛力。 農業仍然是非洲發展史的死穴。低生產率令百萬計農民貧困不堪,亦削弱了農業和非農業經濟之間的聯繫──對孟加拉國、印度和越南的進步發展至關重要的聯繫。 生產率低還帶來另一個少被關注的後果。儘管非洲農民有能力養活迅速增長的城市人口,並出口滿足世界市場的需求,但看來這個地區卻越來越依賴進口,危險四伏。 2011年非洲國家花費了三百四十億美元於進口糧食,而在大陸,相對的貿易比例則不到5%。如果非洲農民能提高他們的生產力,並用自己的產品替代進口,將有力地紓解貧困、改善糧食安全和促進更有彈性的增長模式。 開採天然資源為國家帶來更多財政收益之外的收入,焦點在於當地問題,小組並沒有深入討論。為甚麼? 麥克斯賈勒特:非洲進度報告去年強調一個國家的天然資源能帶來的潛在利益,基本想法是,很多非洲國家都有可觀的礦藏,如果這些天然資源得到妥善管理,那麼它們就具有改變數百萬非洲大陸人民的生活的潛力。· 這不只是錢的問題,同時也是改善醫療服務、教育和工作環境的問題,該報告建議,如果政府要利用天然資源來重組經濟,針對天然資源的國家政策,非洲各國政府應加強透明度和推行問責制,以確保開採的收入能通過公平的公共投資,公平分配給國民。 非洲的森林砍伐,尤其在莫桑比克,牽涉到犯罪活動,比如面向西方的非法伐木。如果非洲沒有預防和問責制等相關具體措施來遏制這些活動,那麼即使是西方國家,也無法阻止對非洲非法產品的需求。小組有扭轉這一局面的行動嗎? 麥克斯賈勒特:關於扭轉這種局面,該報告的主要建議是,必須公開所有得到商業伐木特許權的合同,以及所涉及公司的實益擁有人的身份。該特許權的授予,應建立在有關社區知情並同意的基礎上,還需要清楚準確地說明成本和潛在收益。該小組2014年的報告還建議: a)繼採掘業之後,林業和捕魚許可證競標過程,亦應完全透明化,禁止公職人員應參與任何競標活動──必須公開所有頒發許可證的過程細節。加強科技的運用,以有效記錄資源和監控商業活動。 b)…
莫桑比克

和平的希望—在關鍵的十字路口

2014年的總統選舉,加上採掘業政策的制定,意味著莫桑比克正要準備迎接決定性的下半年,正值此時,國內達成了一項和平協議。和平的希望伴著下半年的到來,莫桑比克—雖然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卻別具潛力,擁有數不盡的財富。夾在當前的貧困和預見的財富,這個矛盾的描述似乎成了對這個國家常見的描述,充分解釋了過去兩年席捲全國的政治和軍事鬥爭。 經過冗長得幾近令人困擾的協商之後,馬普托政府與主要的反對黨莫桑比克全國抵抗運動再次達成了共識;正值總統選舉以及進行採礦業稅收立法相關重要討論的關鍵時刻,雙方均選擇了停火。 今年10月,莫桑比克將會選出新總統,當中最被看好的菲利佩.紐西,為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的總統候選人,而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在1975年獨立之後一直掌握政府大權。之前在所有民主選舉節節敗陣的全國抵抗運動領導人—阿豐索.德拉卡馬以及年輕的領導人—戴維.西曼戈,將會是紐西的主要競爭對手。雖為小黨,莫民主運動黨卻控制了主要的城市:貝拉、楠普拉和克利馬內。 執政風格的轉變 由於憲法的限制,現任國家元首阿曼多•格布扎不能競選連任第三屆總統。格布扎曾經參與過武裝鬥爭並且還是顯赫的企業家,而年輕的紐西成長於獨立後時期並在國外接受培訓,他一旦上台,將很可能轉變執政風格。 儘管有些分析家,比如:英國的約瑟夫.漢隆和莫桑比卡洛斯•卡斯特•布蘭科認為,紐西代表延續的解決方案;然而,他的當選將可能標誌著近十年來格布扎商業化、專制作風的結束。莫桑比克資深記者馬塞洛.莫斯對此表示理解,他認為紐西的崛起符合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內的重組,從前的領導人若阿金•希薩諾和阿爾貝托.希潘德將重新擁有影響力。當莫桑比克正準備提高在煤炭和天然氣開採行業的全國持股量,黨內重組在這個關鍵時刻,顯得格外重要。 煤炭工業 這兩個行業被認為對國家的未來有戰略性的重要意義。長久以來,除了全國抵抗運動的攻擊所造成的破壞,落後的基礎設施亦限制了莫桑比克煤炭的出口潛力。如果基建得到完善,莫桑比克的煤炭將可以運至印度洋的港口。太特省擁有多個國際煤礦,據統計煤炭儲量達200億噸之多,將帶來龐大的經濟效益。因此,預計莫桑比克可以在中期發展內超越南非,成為非洲中最大的的煤炭能源生產國。 天然氣工業 據統計,莫桑比克天然氣的儲量為180萬億立方英尺,今年年底有望作出一些有關液化石油氣供應單位的規模、所有權以及位置的重要決定。採礦業的跨國公司,如巴西淡水河谷公司、美國阿納達科石油公司與意大利埃尼集團,一直享有稅務優惠。在此前題下,政治討論的一大焦點就是通過一籃子的立法扭轉這種局面,其中包括《石油法》的修訂。儘管如此,這個新的解決方案仍然引發了很多批評。例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雷登,就國家同時作為企業家及監管者角色的做法,提出了質詢,雷登認為:“這令國家的商業利益,與監管或保衛國家利益的職能相互抵觸。” 其他來自民間的評論,認為這個方案不是全民討論的結果。事實上這個討論在國會進行,由執政黨以及反對黨莫桑比克解放陣線和莫桑比克民主運動黨參與。 日益加重的債務 國會也一直對莫桑比克政府的債務爭論不休,國家債務總額達67.5億美元,為國民生產總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