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危機引發難民潮

由於岡比亞12月爆發的政治危機,幾內亞比紹已成為岡比亞難民的目的地之一。幾內亞比紹當局已錄得近4300人進入該國,其中3000人在僅僅三天內進入,即1月15日至18日,這場移民潮的高峰之一。預計這一數字仍可能增加,儘管卸任總統已經宣布將放棄權力,並尊重選舉結果。 聯合國難民署估計,自12月危機開始,4.5萬名難民(其中大部分人)已逃往塞內加爾,該國與岡比亞各個方向的領土都相鄰,除了近70公里的大西洋海岸線。但幾內亞比紹也很近:距離該國南部100公里,通過穿越塞內加爾部分地區的常規公路交通就可以到達,塞內加爾將幾內亞比紹和岡比亞兩國分隔。除交通便利外,出於共同的民族根源,由於家庭和友誼聯繫,岡比亞和幾內亞比紹的關係很緊密。自12月起,近4300個岡比亞人已進入幾內亞比紹的寄宿家庭,根據聯合國的數據。沒有「難民營」,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廳駐幾內亞比紹協調員阿伊幹·科西(Ayigan…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為結束危機的非洲任務

為了嘗試結束幾內亞比紹的政治危機,利比里亞總統埃倫·約翰遜11月5日在比紹代表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進行干預。之後,他帶領的這支代表團樂觀地離開幾內亞比紹首都。…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打擊恐怖主義的一攬子立法

一個幾乎沒有關於恐怖主義立法的國家要如何抵禦恐怖主義?今年極端主義的警鐘已經在幾內亞比紹敲響:幾內亞首次出現有群眾疑似被基地組織關押訓練。填補這個法律真空的工作已經開始。 幾內亞比紹今年敲響了極端主義威脅的警鐘——該國境內首次發現有居民疑似被關押進行恐怖分子訓練。而此時才發現一大問題——該國境內幾乎沒有關於預防和鎮壓恐怖主義的法律。…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毒販青睞什麼?

抓捕毒販對於比索司法員警而言是吃力不討好的任務,既沒有武器也沒有錢買汽車(只有很少的車還能開)燃料或充值手機。雪上加霜的是,很大一部分的毒品流通是在該國的島嶼區,有著80個島嶼和小島的Bijagos群島上完成,而員警卻沒有船去抓捕毒販。幾內亞比索成為毒販的天堂。 現在是2016年,比索當局應對解決販毒的最大挑戰卻與十年前毫無差別:「缺乏進行深入且複雜調查的能力」,比索的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在比索指出,並暗指該國員警的無能。員警無能的問題是南美可卡因販運的一個共同點,並且讓西非自2006年起成為毒品銷到世界其餘部分的跳板。 早在2009年4月,在一個販運達到高峰的時期,幾內亞比索武裝部隊總參謀部的負責人Zamora…
幾內亞比紹政治

永無休止的政治危機

幾內亞比紹的日曆滿是不和平紀念日,這份清單似乎在不停地添加新的紀念日。2016年5月12日加入這份列表中:這一天是有歷史意義的紀念日,是共和國總統何塞.馬里奧.瓦斯推翻上一屆政府的日子。又是一首似乎沒有盡頭的政治危機的插曲。 幾天後還有另一個重要的日子,也是很難忘卻的日期:自幾內亞比紹內戰爆發已有18年了。6月7日衝突持續了一年,造成2000至6000人死亡,其影響延續至今。幾內亞比紹的政治危機很大一部分都是1998/99戰爭所造成的,幾內亞比紹一直在研究當前新的不穩定時期的思想者之一、34歲的社會學家Dautar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