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民主與國家的失敗

幾內亞比紹週日有762,000名選民在立法選舉中投票。國家政治危機使幾內亞比紹處於危險狀態。四年之後,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舉行了選舉。 了解更多請觀看平台媒體 Isabel Marisa Serafim, Mussá Baldé e Paulo Jorge…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百萬選舉

週日,幾內亞比紹約76.1萬選民將從21個政黨中選出議會新代表。國民對選舉的預期是結束困擾幾內亞比紹三年多的政治危機,對經濟和社會發展產生明顯的影響。 了解更多請觀看平台媒體 伊莎貝爾·瑪麗莎·塞拉芬…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阿米卡爾·卡布拉爾的命運

佛得角和幾內亞民族奠定者阿米卡爾·卡布拉爾語錄,仍是政治辯論的焦點。越來越多的聲音認為,維護阿米卡爾·卡布拉爾的意識形態迫在眉睫。 了解更多請觀看平台媒體 摩甸奴…
幾內亞比紹未分類

幾內亞比紹陷政治僵局

立法會選舉的日期還沒有確定,整個國家的政治局勢又變得緊張。這次,選舉過程涉嫌違規行為。 經歷三年多嚴重政治危機後,幾內亞比紹的主要領導人於4月達成了協議,提名總理建立聯合政府,並通過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西非經共體)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調解,於11月18日舉行立法會選舉。 但現階段在選舉登記形式上出現分歧,各政黨各持己見。 七個星期以來,組成幾內亞政府的各方政黨與國際社會的代表進行討論,國際社會幾乎為整個選舉進程提供資金。…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玻璃造的政黨制度

土地面積略大於36,000平方公里,僅160萬國民的幾內亞比紹,卻有48個合法政黨。在實行多黨制的24年間,政黨數量迅速增加,他們唯一的目標,是利用政治作為獲取權力的跳板。 這些小政黨團結在一起,沒有任何意識形態的分別,目的是讓政黨聯盟能夠獲得一個部長或委員職位。由於個人利益,這個系統極具功利性,而且還要面對來自一個沒有教育、醫療衛生和基礎設施的國家,在社會上所受到的冷漠。 幾內亞比紹政壇有兩大黨派:最大的黨幾內亞和佛得角非洲獨立黨(PAIGC)和社會革新黨(PRS)。幾佛獨立黨幾乎包攬了所有選舉的位置(除了1999年的總統選舉之外),但一直未完成有關立法機構。幾內亞比紹自2012年政變以來的首位選舉勝出總統,是由該黨派支持的現任國家元首若澤·馬里奧·瓦斯,他的任期即將結束。 幾內亞第二大黨是社會革新黨,這個黨披着「民族外衣」,與幾內亞比紹的第二大族群balantas結盟。社會革新黨從未贏得過選舉,僅1999年其前領導人昆巴·伊阿拉獲選總統,但由於他在政變中被罷免,未能完成全部任期。 在歷經政變,兩大黨達成盟約後,幾乎把持了全部政治權力,但在建設國家方面兩者均失敗—幾內亞仍是世界上最貧窮國家之一。 幾佛獨立黨的統治權源於反抗葡萄牙統治和獨立鬥爭。幾內亞政治學家Rui…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分配資源幾內亞比紹與塞內加爾密室談判

幾內亞比紹和塞內加爾正就分配兩國共同海洋區域內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秘密協商。目前為止,仍處於保密階段。 兩國於1993年曾簽署一項合作管理協議,共同勘探25,000平方公里的大陸架區域。聯合海洋開發區擁有豐富的漁業資源,每個國家相應分配了50por…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社運人士反對割陰和強迫婚姻

在幾內亞比紹,數百名女孩仍然遭到女性生殖器官切割和強迫婚姻的迫害,雖然兩者都是法律禁止。幾內亞比紹放棄有害習俗全國委員會主席法圖瑪塔稱,希望取消蔑視女性的世俗傳統。 法圖瑪塔在首都比紹出席一場運動,動員女性反抗「有害習俗」。「這場戰鬥不可放棄。放棄對我們而言意味著失去,如果有獲勝的機會,那就是這場戰鬥,因此不能放棄。」 法圖瑪塔說,人們開始意識到需要反抗這些情況,談論這個話題不再是禁忌。 「幾內亞比紹各地的人都了解反對切割女性生殖器官的法律。…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比紹專注選舉籌備與公帑管理

幾內亞比紹新政府上台近兩個月以來,將注意力集中在組織11月18日的立法選舉和管理公帑運用。 該國新總理阿里斯蒂德斯·戈麥斯以組織選舉為名,與次區域國家、歐洲各國和國際社會接觸,確保它們支持幾內亞比紹的立法選舉。選舉預算目前為900萬美元,早前的預計約為770萬美元。 在布魯塞爾和里斯本參加會議後,戈麥斯最近帶回好消息。…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幾內亞比紹政圈瞄準11月立法選舉

經過三年多的政治危機,幾內亞比紹主要政黨,尤其是幾內亞和佛得角非洲獨立黨和社會革新黨,達成和解,開拓新路。 有關政黨的領袖達成協議,同意重開議會。該議會在約三年前關閉,自始沒有討論任何事項。 協議旨在擴充該立法機構,選出全國選舉委員會的新領導層,沒有委員會就無法在11月舉行立法選舉。 該協議在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西非經共體)代表團的見證下簽署。該組織二月初向19名政治人物施加制裁,其中包括該國檢察長和社會革新黨多名成員,指控他們「為落實科納克里協定製造障礙」。 科納克里協議於2016年10月簽署,旨在通過任命一位獲得共識的總理和組建包容的政府,渡過政治危機。 鑑於障礙難以解決,西非經共體召開了一次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特別峰會,幾內亞比紹的衝突各方都有出席會議。 西非經共體在多哥首都洛美宣布就協議達成共識。 幾內亞比紹總統任命阿里斯蒂德斯·戈麥斯為總理,接下來他將負責組建一個達成共識的政府。 西非經共體宣布,幾內亞比紹將於11月18日舉行立法選舉,為擴充立法機構重開議會,並且選舉新的全國選舉委員會領導層。 新政府嚴厲批評政治人物 這次事件中,武器留在軍營,沒有取代對話,但政治危機還是給國家帶來消極的後果,幾內亞比紹人越來越窮。 新總理戈麥斯坦承,「國家機構的結構形式越來越不受國家理性的支配」,又指當前組建這些機構時經歷了「陰暗」的衝擊,批評「政治實踐越來越成為個人和團體為滿足馬上獲得物質產品的需要而作日常鬥爭」。 繼2014年4月的議會選舉四年後,幾內亞比紹任命了七位總理,但他們都無法滿足人民的基本需要,尤其是健康、教育、電力供應和飲用水的需求,儘管該國的腰果出口對經濟有所促進。 不過,11月18日的立法選舉仍是戈麥斯最關心的問題。根據該國官方數據,全國選舉委員會的預算為780萬美元,但立法選舉籌備工作的預算只有100萬美元。籌備本應在今個月開始,首要的是更新選舉名冊,但有關方面尚未獲得必要的「裝備」。 全國選舉委員會主席何塞·佩德羅·桑布在4月底的就職儀式上,向政府和國際社會發出預警,表示:「我們距離新的立法選舉還有七個月,整個選舉體系中還需要考慮一個挑戰,就是更新選舉名冊,因此政府需要立即獲得『裝備』,根據全國選舉委員會製定的時間表開始選舉登記。」 桑布表示,如果時間表無法得到執行,該國或會「無法在確定日期」舉行選舉。 他說,「我想藉此機會,呼籲幾內亞比紹政府和國際社會調動財政資源,支持該日程計劃之中活動。現在是時候行動、而不是說廢話的時候。」國際社會一貫支持立法選舉,期望結束該國的政治不穩,恢復正常體制。 歐盟已經確保提供支持,如今有望與捐助者展開新的會議,以獲得舉行該立法選舉所需的資金。 該國在2013年的選舉普查時有近70萬名選民。根據選舉法,選舉名冊必須每年更新一次,但是過去五年都沒有做過此事。 該國所有黨派都主張清查選民名冊,因為許多當時的選民已經去世,有些則已經移民。另一問題是這次選舉有不少已經18歲成年不久的年輕選民。 Is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