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帝汶葡語國家

在東帝汶,一切都不如表面

有人說,東帝汶的一切都不如表面所見的,這點甚至在該國傳統習俗和天主教儀式混雜的宗教層面存在,政治亦然。或許是印尼長期佔領的後遺症。當時的東帝汶有很多人為求生存不惜東躲西藏,各種聯盟漂浮不定,希望在爭取獨立的鬥爭取得進展。 這個國家的家庭、鄰里、村莊、團體和lisan(傳統家族)的關係相互交織,歷史還是十分短暫,立國時期的角色仍在政壇活躍,這些「層面」相當重要。東帝汶的這個特點在選舉時非常明顯,尤其是現在:在長達數月的政治緊張局勢後,該國提早舉行立法議會選舉,距離上次不夠一年。 要說近來最大的變化,明顯就是夏納納·古斯芒(Xanana…
東帝汶葡語國家

如今只差油氣田

條約中最具影響力的或是劃分東帝汶和澳大利亞的邊界。邊界線在附件A中為綠色,並沿著14個組成U形的點繪製。這一邊界線曾經標誌著一種爭端,爭端不解決意味著澳大利亞持有預計屬於東帝汶的50億美元的收入。 這是東帝汶支付的一張發票,因為其不得不與澳大利亞分享資源,長期以來,該國一直要求劃分邊界,如今這份條約終於確定了海上邊界。條約確定了該國捍衛的北部邊界線。無論是殖民時期的葡萄牙或是佔領時期的印度尼西亞,或是東帝汶,自其宣告獨立起,就一直捍衛兩國之間的等距線。如今終於有了這條線。 條約在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的見證下簽署,展示了國際司法機制,如《海洋公約》的重要性,該文件的簽署標誌著一場曠日持久的鬥爭終於劃上了句號。東帝汶方面簽署條約的是阿吉奧•佩雷拉,東帝汶邊界劃定總理辦公室主任兼東帝汶民主共和國政府和解代理人事務部長,曾作為在澳大利亞參與旨在反對澳大利亞為印度尼西亞佔領東帝汶提供援助的No…
東帝汶葡語國家

東帝汶不穩定期仍將持續數月

東帝汶的樂觀主義者認為,去年8月至今年年初的這段時期最終是有些用途的,至少從教育和政府組成的角度而言。國家可能已處於停滯,儘管社交網絡上充斥著批評甚至辱罵,但關於憲法的激烈辯論仍停留於政治和辯證。國家經濟仍穩健發展,而且人們已開始注意到政治僵局的緩和。 當局的記錄顯示事故發生次數減少,人民繼續過著幾乎完全正常的生活,國家維持活躍狀態,儘管速度稍慢。如果是過去,導致如今國會解散和總統作出提前舉行大選決定的政治緊張局勢可能已造成社會局勢更緊張。 但不同於2006和2007年所發生的事情,當時政治緊張局勢上升至街頭暴力和公共、私人財產的破壞,如今東帝汶沒有人想回到那個時候。 僵局於上週被打破,距離7月22日大選僅過去了6個月,當時東帝汶共和國總統盧奧洛宣布解散國會,並宣布提前舉行大選。 盧奧洛向國家主要領導層表示,為了打破政治僵局,決定解散議會,重新舉行大選。 他稱,「共和國總統如人民信任他一樣信任人民。因此,他深信應讓人民再次投票,克服把民主傳向年輕人所面臨的挑戰。總統呼籲所有人在提前舉行的國會選舉中投票。…
東帝汶葡語國家

東帝汶與澳大利亞的協議是中國南海的榜樣

9月初抵達東帝汶時,沙納納·古斯芒受到熱烈歡迎。這是他被困雅加達18年後首次歸國,這位東帝汶「國父」帶來了又一次勝利。幾天前,8月30日,這位從一年前開始任職的東帝汶代表團團長和澳大利亞代表團團長終於在哥本哈根就兩國海洋邊界定義的「核心內容」簽署協議。 這份協議的簽署日期很具有象徵意義,就是東帝汶18年前選擇獨立的公投日,但9月4日才宣布這一消息,即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宣告東帝汶取得獨立的勝利的那一天。 如今,帝力街道上一些巨大的「廣告牌」仍然會令人聯想到這些「巧合」,還有其他一些海報寫著感謝「朱莉」的英文,朱莉·畢曉普是澳大利亞外交部部長,人們感謝她是因為她同意了這份協議。 儘管這份協議的具體內容已愈來愈清晰,東帝汶得到這一消息後舉國慶祝,但有關重要的巨日昇氣田資源共享的任何細節還未可知。 沙納納·古斯芒,談判代表是他目前唯一的頭銜,他曾長期從政,擔任過抵抗運動的領導人、共和國總統、總理和規劃及戰略投資部部長——他在帝力曾被奉若神明。 一個很長的歡迎隊伍接待了這一談判隊伍,他們簽署的這份協議至關重要,不僅是因為它涉及邊界本身,更因為其中包括帝汶海巨日昇氣田開發合法地位的協議。 在宣布協議的聲明中,聯合國和解委員會解釋說,8月最後一周在哥本哈根的會議上,兩國已達成一致,但之後才會提供更多細節。 這份協議包括「帝汶海邊界劃界的核心要素,巨日昇氣田的法律地位,為該油田建立一個特別體制,探索現有資源和分配未來收入的方法」。 通告提到,「在所有問題解決之前,協議將保密。然而,雙方一致認為,8月30日達成的協議是東帝汶和澳大利亞兩國人民之間的關係和歷史性友誼的重要里程碑。」 巨日昇油田在1974年被發現,蘊含預計儲量為5.1萬億立方英尺的天然氣,位於東帝汶東南約150公里的帝汶海,澳大利亞達爾文西北部450公里。 沙納納·古斯芒祝賀協議成功簽署,並感謝該委員會的「決心和能力」,其能夠「掌控這一漫長且有時很艱難」的過程,使得東帝汶人民「實現了獲得全面主權的夢想,最終劃定了與澳大利亞的海上邊界」。他當時說道,「這是一份歷史性的協議,標誌著東帝汶與澳大利亞友誼關係新時代的開端。」 國務部長兼東帝汶代表團成員阿吉奧·佩雷拉呼應了沙納納·古斯芒的評論,他讚揚這位東帝汶歷史領袖在這一進程中擔任的角色。他說,「這份協議的簽署得益於我們國父的力量和領導,他與委員會和澳大利亞共同確保了我們國家的政治和經濟主權,確保了我們人民的未來。」 朱莉·畢曉普也是澳大利亞外交部部長,她稱讚這份協議,稱它的簽署是「東帝汶和澳大利亞關係的歷史性紀念日」。她說,「這份協議符合兩國的國家利益,有利於加強我們的政府和我們各國人民之間的長期聯繫。」 委員會主席彼得·泰索恩·詹森祝賀兩國在「極富挑戰」的談判後找到了「有利於兩國的平等、均衡的解決方案」。 但這份協議的重要性遠遠超出了兩個鄰國之間的關係,新加坡外交官、律師湯米·科(Tommy…
東帝汶葡語國家

東帝汶:唯一可以聽到歷史領袖聲音的選舉

即使是臨近開啟投票箱和點票,週六,7月22日的東帝汶立法選舉還是出現了一些新事:前所未有的摻假的政治營銷、社交網絡、無人機、假新聞和唯一由東帝汶人組織的投票。 加入這場民主漩渦的還有由來已久的關於年輕一代過渡的爭論,關於是否需要強大的反對黨或民族團結的政府的討論,歷史性領導人(沙納納·古斯芒、馬里·阿爾卡蒂里和陶爾·馬坦·魯阿克)的巨大衝突,比以往更加活躍的城市精英和知識分子。 例如,在這場競選運動中,帝力首次舉辦同性戀驕傲日慶祝活動,組織了一場討論主題廣泛的重大學術會議,例如文化、城市規劃和性別,並正在編寫一份公開信,請求政府通過計劃生育政策之前諮詢公眾。 多個黨派共存——帝力某個角落的遊戲中心內有八大政黨,大篷車在大街上順利穿梭,黨派代表參與無數場討論,投票的組織沒有任何動盪。 沒有事故發生,全國選舉委員會收到的違法控訴實際上是微不足道的,如某政黨的競選運動超出了預定時間,其本該在18:00結束。喧鬧的大篷車,包括數百輛摩托車上的喇叭聲也無法干擾夜晚的寧靜。 關注國際新聞工作者認證資格的人(僅10位)可能認為這一話題不再有意義,但希望該國盡快成為東南亞國家協會俱樂部最年輕的成員,投票十分重要,因為這將是最後一場可以聽到國家建國者、歷史領袖聲音的選舉。 在一個幾乎沒有,或只有少數不足以作為投票指標的民意調查的國家,嘗試領會會贏得選舉的人,靠的更多是「感覺」,嘗試測量一個可識別趨勢和模式的社會脈搏。 這場51%選民不到30歲的選舉很困難,他們是印度尼西亞佔領後出生的第一批年輕人,在此之後越來越多人遠離政治。 東帝汶日益發展的常態意味著越來越多的人遠離政治爭論,遠離對更緊張的日常生活的擔憂,如今他們可以自由地過沒有過去的恐懼和暴力的生活。 幾乎可以肯定,議會很難會有這麼多黨派。…
東帝汶葡語國家

複雜的東帝汶司法改革

東帝汶第六屆政府任期還有不夠幾天結束,下屆國會選舉即將在7月22日進行,實際上奠定了下屆行政當局的一部分時間表。 司法制度、法院體系的改革雄心不單祇希望檢討整個東帝汶的司法部門運作…
東帝汶葡語國家

東帝汶將於下週一選出新總統

三分之二的東帝汶人口都不到25歲。在下週一(3月20日)的總統選舉中,年輕人的聲音將成為決定性因素之一,就如7月份的立法選舉一般。特別是參加今年選舉的選民中有首批出生在印尼佔領時期(於1999年結束)後的年輕人。雖然難以對這批選民的行為進行預判,但他們的影響力一定不小。 對於這些年輕人來說,游擊隊和抵抗鬥爭早以離他們越來越遠。他們是越來越有活力和城市化的年輕人口,尤其是在居民數量大幅增長的城市——有學生流動和東帝汶勞工去到海外,為這個國家的社會和經濟生活增添了新維度。 儘管很多人還是覺得困難重重,但東帝汶正在經歷高速的增長,財政能力大增:氾濫的電單車很快被私家車取代,住房存量增加且質量越來越好。手機的使用呈爆炸性增長和在Facebook的討論也很豐富,政府機構和政治運動也因此受益,這是該國主要的通信工具。越來越多的東帝汶人出門旅行,無論是境內還是境外;成千上萬人出國留學,許多人已經在公共管理部門或大型私人項目中領著高薪。 在這些重要變化發生的同時,該國還在為退伍軍人的養老金爭執不下,還有承認應該給予為國家解放而戰的人——許多歷史性領袖仍擔任著國家領導和指揮職位。此外仍有一大片人口的基本需求需要得到滿足。 也許正是由於這個原因,正在進行的競選辯論中——目前的八名候選人(一些獨立和政治力量的支持等)提出的政治路線,就包含有過渡問題。這個辯論持續的時間幾乎與恢復獨立的時間一樣久,而且至少現在仍沒有結束的跡象。許多政黨和候選人稱自己為年輕人發聲,包括安東尼奧·達孔塞桑(由民主黨支持)、安東尼奧·洛佩斯馬赫(受社會黨支持)或何塞·內維斯(獨立人);即使是有很多退伍軍人的集會,如盧奧洛(Lu-Olo)的都總是有相當數量的年輕人——在兩個主要政黨的武裝中。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Fretilin)和古斯茂率領的東帝汶重建全國代表大會…
東帝汶葡語國家

仍面臨法律障礙的收購進程

對巴西電信Oi所持有的東帝汶電信股份的收購本應該在2016年底完成,但現在被「卡」在巴西法院,而且至少目前還無法得到明確的交易完成日期。 最近的消息進程顯示,潛藏在東帝汶電信股份(此前由PT持有)收購進程之後的,似乎是針對Oi完全控制的更廣泛鬥爭。 收購進程的新挑戰出現在平安夜,Oi的中小投資者協會(Aidmin)提交了一份請願書,呼籲巴西司法不批准出售在東帝汶的子公司。在提交給法院的申請中,股東們要求Oi提交完整的操作信息,供涉及公司破產進程的各方分析。 巴西媒體報導,股東對以6200萬美元的價格將在東帝汶的公司出售給商人Abil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