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頂集團迫使六大博企加大投資 - Plataforma Media

雲頂集團迫使六大博企加大投資

確保本地就業繼續穩定是向六家現有持牌博企批給新賭牌的決定性因素。第七家博企參與競投似乎起到了「嚇唬」六大博企的作用,迫使其加大非博彩元素的投資

正如作家朱塞佩蘭佩杜薩 ( Giuseppe Lampedusa)的名言說道,一切都必須改變才能保持原樣。賭牌競投結果公布,澳門當局向原有的六家博企—美高梅金殿超濠、銀河娛樂場 、威尼斯人澳門(即金沙中國)、新濠博亞(澳門)、永利渡假村(澳門)、澳娛綜合度假—批出臨時賭牌。

「確定判給」及合同的簽訂將在年底前 完 成,新賭牌將於2023年1月1日起生效。出局的是GMM。這家企業是今次的冷門」,令人意外地參與了競投,
並與旅遊和博彩集團馬來西亞雲頂的總裁林國泰有關,在七家競投博企中得分最低,然而競投委員會從未清楚闡釋過競投的評估標準。

就業環境將雲頂集團排除在外
據當局指,確保本地員工就業穩定、開拓海外客源市場和發展非博彩項目,是當局最終評估的三個主要標準,但沒有明確規定各方面所佔的百分比。競投委員會主席張永春表示 , GMM有限公司最近在澳門成立,沒有本地博彩業經驗。
「我們不知道評估的法律依據…,因此我們不能對此作出評論。但是,我們可以不同意目前的問題—尤其是保障現時本地就業—是將雲頂排除在外的合理解釋。」博彩領域的律師和顧問羅傑民(Carlos Lobo)補充:「如果就業環境是一個問題,那麼競投應該被推遲(或延長現有賭牌的期限 ) , 這樣 GMM就有機會在平等的條件下競爭。委員會本可以在與公眾和投資者的溝通方面做得更好…」
昂貴的恐慌
然而,李達勝(Alidad Tash)認為,雲頂參與競投實際上打亂了其他競投博企的的算盤,當局將其作為追加投資的一張皇牌。這位分析相信,特區政府把這一令人意想不到的競投博企當作「紙老虎」,沒有雲頂的參與,他們就不能「嚇到」現時的博企,令其承諾達到政府希望的投資水平。

這位博彩諮詢公司2NT8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認為:「雲頂最終沒能在澳門獲得一張賭牌,但其競標最終使現有的六家持牌博企損失了數十億美元。」「澳門政府巧妙地利用了雲頂可能獲得其中一張賭牌的威脅,迫使目前的六家博企承諾,未來十年內在非博彩範疇投入125億美元。」

在宣佈新批給的新聞發佈會上,張永春表示,「現在不是時候」公佈每一位贏家承諾的投資金額、各企業非博彩項目的細節、吸引外國遊客的具體計劃,以及在新賭牌正式生效之前向政府支付的每年續牌費。這位官員僅表示,所有獲臨時判給的公司都提出了詳細的行動計劃,例如每年對本地市場的投資等。

投資銀行瑞士信貸最近表示,澳門政府或要求每家新博彩特許經營商在未來10 年 內 , 向非博彩業務投資 100至200億港元。外界預期,僅銀河和金沙中國將各自投入超過200億澳門幣,其餘四家營運商各將投入約150億澳門元。這將是一項艱鉅的任務。由於澳門和內地多次爆發疫情後遊客人數下降,以及採取了包括關閉賭場在內的防控措 施,六家博彩特許經營商自2020年以來累積了前所未有的虧損。

繼續2001年的工作
學者Jorge Godinho認為,鑑於澳門博彩業在過去20年中取得了巨大的發展,未來或沒有任何大規模擴張的空間。這位葡萄牙阿爾加維ISMAT學院副教授、澳門大學法學院博彩法和刑法客座教授表示:「理論上可以有空間,即土地,以便發出多一些賭牌,但最終決定維持賭牌數目為六個。在此情況下,原本的六家博彩企業獲批給,毫不意外。」


他回顧,1961年及2001年的公開招標是業界轉型的重要時刻,澳娛於1961年取代原本的持牌博企泰興,隨後在2001年開放賭權,從而產生了三份博彩經營權批給和三份轉批給合同。他在一份刊物中表示:「 1961年和2001年的目標是拓展。相反,2022年的進程主要是為了增加多樣性和非博彩元素,糾正前幾年的一些過度的行為。」在新批給公佈前不久,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強調,澳門必須改變賭城的形象,未來十年將是一個轉捩點,要求博企發展非博彩元素,以形成另一個產業板塊。
Jorge Godinho認為,本地博彩業顯然已經翻開新的一頁,但並沒有翻開一個全新的篇章。
「未來幾年將主要延續 2001年開始的局面。六家博企擁有完善的系統,現在,人們期望博企比過去更多地開展非博彩項目,以及博企較少或不依賴博彩中介所帶來的業務,而是主要依賴中場。」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