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不視澳門為出口和投資的重點」 - Plataforma Media

「葡萄牙不視澳門為出口和投資的重點」

眾所周知,在澳葡萄牙人口越來越少。人口外流並不是新鮮事,但近年來有所惡化,主要是由於持續的防疫限制。此外,葡萄牙對與澳門這一前殖民地開展貿易合作的興趣也在一直下降,主要是因為其他利益。

造成這種疏離的因素很多。曾於1990年至1997年擔任澳葡政府顧問、現任葡亞論壇主席的江雁豪(Arnaldo Gonçalves)向我們解釋了其中的一些因素。他首先指出葡萄牙社群離開澳門的原因,並強調其中包括對家鄉的思念和中國防疫政策的嚴格限制等。他先指出:「人們到澳門是計劃在中期內在此生活,但自從推行清零政策後,對出行施加了限制,環境就變得不適宜居住。這限制難以長期維持。在澳門居住的人在葡國有家庭,很多時子女都在葡國讀書。剝奪他們與家人見面的機會是不合理的,尤其因為返回澳門時需要強制隔離的條件非常苛刻。」然後他提到,在他看來,另一個對外流非常重要的問題。

「溝通及官方文件中較少使用葡語,就業市場偏好中國人也對人口外流有重大影響。我懷疑目前有否超過3,000名葡萄牙人在澳門生活。我沒把澳門土生葡人社群計算在內,他們在澳門有獨特的位置,作為旁觀者,我認為其被中央政府視為中國的少數民族 。 」

葡萄牙的疏離
多年來,一直有葡萄牙社群批評葡萄牙政府。江雁豪早在2017年就談到了這個問題:「葡萄牙把重點放在其在歐盟中的角色上,隨著其對澳門的責任的結束,就疏遠了。這是自然的發展。葡萄牙輿論對澳門的敏感度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降低。」然而,他不認為葡萄牙政府能夠做些什麼。

曾為最近去世的前澳督文禮治擔任顧問的江雁豪表示:「政府密切關注澳門的事態發展,並就發生的事件表明立場。我還記得在澳門立法會選舉取消民主派候選人參選資格時,以及在TDM向其葡籍記者就編採內容發出指引時,葡國外交部長表明立場,呼籲中國尊重《基本法》的條文及精神,以及基本權利框架。在體制上,我們不能更進一步,因為《基本法》沒有設立任何機構來監督在2049年之前的後過渡期中,該法律所規定的義務遵守情況。這是一個不能否認的事實。」

約兩週前,澳門立法會議員高天賜表示,澳門特區政府取消葡韻嘉年華最後一日的活動,歧視葡語社群。我們問江雁豪,社群中有否存在被歧視的感覺。
「我已經三年沒有在澳門生活了,所以我對發生的事情並沒有持續了解。我所知道的消息是從遠處傳來的。然而,在我看來,人們較少重視澳門文化、歷史和生活方式中的葡萄牙元素。中央政府的方向是堅定的民族主義,這反映在對外國人和歐洲人的不信任上。隨著澳門精英階層與北京的聯繫日益緊密,這成為中國存在的一種全國性現象。」這位政治學和國際關係教授指出。

投資或缺乏投資
簡而言之,在澳門的葡人社群趨向變得越來越小。貿易或者未來澳葡兩地之間的經濟合作可能可以挽救情況,但江雁豪對此不以為然。「澳門不是葡萄牙出口和投資的重中之重。葡萄牙側重於歐洲以及與非洲葡語國家的關係。葡萄牙與中國保持著友好和穩定的關係。我在寫的一本書一直關注這點。中葡兩國元首定期通電話。近年來我們看到中國在我國的能源問題上和『一帶一路』倡議框架內發揮重要作用。我們一直從這個角度討論錫尼什和亞速爾群島的問題。」但是他強調,即使中國本身也有葡萄牙以外的利益。


「中國當局希望葡萄牙保持獨立的立場,尤其是因為眾所周知,歐盟有自己的戰略,即是將交通路線連接到中亞和東方,這與中國的目標不一致。葡萄牙已經在這些需要之間取得可能的平衡。另一方面,總理科斯塔和總統德索薩都向中方重申,他們有興趣接受中國投資並讓中國公司在葡萄牙開展業務。這裡的問題是,北京把重點放在亞太地區,不再對歐洲市場感興趣」,他說。最近葡萄牙駐澳門領事館進行了人員調動。歐冠溢(Paulo Cunha Alves)離任,由Alexandre Leitão替上。江雁豪讚揚前一任總領事,並向新領事提出了一些建議。


「透過與歐冠溢領事的接觸,我認為他一直是一個非常友好和有禮貌的人,使得領事館在與澳門特區政府的關係中,保持著適當的位置。他是一位謹慎的領事,我認為這在我們的外交實踐中始終是可取的。我不認識Alexandre Leitão領事,我只知道他是一位與總理關係密切的外交官,我認為他曾與總理共事過。希望他與澳門特區政府保持友好的溝通,多聽取並向里斯本反映在澳葡人社群的問題和困難,以便跟進。無論同胞身在何處,我們都不會拋棄他們。在後過渡期內必須遵守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應避免可能擾亂《基本法》的一切行為。」他總結道。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English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