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的展演與治療的危機 - Plataforma Media

疫情的展演與治療的危機

新的博彩週期將永遠不會回到瘋狂的黃金年代。這週期前夕的數字清楚地顯示了一個過渡的影響。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出乎意料的;特別是在形式和時間上。2022年1月至10月期間,澳門特區政府徵收了290億澳門元的稅款(佔支出的36%),並從財政儲備中使用了632億來維持經濟。對於一個收入曾是拉斯維加斯七倍的地方來說…這就是艱難的現實。

Paulo Rego

從習近平再到習近平,這過渡有一個非常強烈的意識形態要素。這要素至少在短期內收緊了投資和資本的自由流動;同時助長了北美帝國對中國政權的妖魔化,把中國視為全球霸權的主要威脅。在多重因素疊加之下……也許不是所有措施本身的影響沒有真實地呈現,特別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

這不是一個經濟發展計劃。這是一場完美風暴的殘酷影響。這場風暴正席捲中國各地:在對共產黨和政權中最有權勢的精英進行激烈鬥爭、疫情「清零」政策所導致的經濟衰退、在北京前所未有的政治轉型後,並對博彩中介人模式和內地的資本外流出現了空前攻擊。

澳門不可能在腐敗和資本外逃的衝擊下明哲保身。清理「洗衣機」是絕對有必要的;不僅是為了內部的政治原因,也是為了控制其外部影響。事實是,北京已經警告了十多年—透過區域一體化和葡語國家平台達致經濟多元的必要性,說到口乾了。每個人都知道;但逃避承認似乎也有其用。而現在我們看到其實不是這樣…雖然很痛苦,但為了一個人人都知道過去曾是怎樣的發展模式去「貓哭老鼠」並不理智,過去有可能鼓吹這是健康的,促進了自主性,或自由…但這並不合理。這實際上創造了的是億萬富豪、惡性通貨膨脹、使可持續發展、經濟多元、更健康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失衡。


問題不是這模式終結了。是的,現實是目前本地沒有替代的、過渡或補充的經濟模式…這創造不了收入,也減緩了投資和創造就業機會的速度,削弱了時代精神。而一個成熟的治理者有責任在時間和空間上控制這些。這場劇遠不只局限於澳門。越過邊境,就在隔壁。逃過社交網路控制-本不應該出現的-圖像揭示了廣州的騷亂,其規模和意義令人印象深刻。這是罕見的、暴力的:推倒汽車、縱火、藐視警察……以及防暴警察的嚴厲干預。有報導稱,在上海和其他城市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景…在社交媒體上,關於某幾個省的公務員被拖欠工資,以及限制提取戶口儲蓄的投訴倍增。銀行正在積累來自省級政府的不良貸款—特別是在為建築提供融資方面,但也包括房地產的貸款…而官方數字顯示,省級政府的帳戶全部—或幾乎全部—低於紅線。

事情一點也不容易。而中央政府正發出若干信號,表明其瞭解不滿情緒的潛在危險,並對發生的一切事件、對所有他們認為應防止的事,以越來越嚴格方式控制作為回應。中國共產黨總是這樣,只要他感到權力中心受到威脅,就會發生這種情況。目前的困境是,要知道在短期和中期內,甚麼會對澳門、中國和共產黨造成更大的傷害?是疫情的展演,還是治療的危機?

*《平台媒體》 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English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