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貨幣之路仍漫長 - Plataforma Media

數字貨幣之路仍漫長

有立法議員認為,澳門需進一步完善本地法律法規,才可長遠佈局數字貨幣的應用。特區政府最近提出《貨幣設立及發行的法律制度》法律草案明確了有關概念。但亦有意見指出,數字貨幣要真正落戶澳門,尚有多項建設配套須完善。

配合澳門發展現代金融產業以及追上數字經濟的浪潮,特區政府最近提出《貨幣設立及發行的法律制度》法律草案,建議除紙幣及硬幣外,將數字形式貨幣納入為澳門的法定貨幣種類。雖然該法案為本澳引入數字貨幣奠定基礎,但分析認為離數字貨幣真正落戶澳門,尚有多項建設配套須完善。


該法律草案於10月底獲澳門立法會一般性通過,現已交由立法會第二常設委員會跟進討論。在立法會引介該法案時,澳門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表示,該法律使澳門的貨幣發行制度更為全面,而引入數字貨幣將便利澳門未來融入數字經濟發展。不過,他指本澳暫時未有推出數字貨幣的時間表,需全面考慮相關配套後才推出,但他強調澳門引入的數字貨幣絕非加密貨幣,而是由央行發行、屬中心化的數字貨幣,因為加密貨幣是去中心化,這是特區政府不允許的。他所指的央行數字貨幣正是數字人民幣,又稱數碼貨幣電子支付 ( D C / E P ) , 由中國人民銀行發行。早於2014年中國央行已成立小組就此貨幣形
式進行專項研究,並於2020年起開始在內地部分省市試行數字人民幣。根據中國央行今年較早前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8月底,數字人民幣已在內地15個省市試點推行,使用的商戶數量逾560萬,累計交易宗數達3.6億,總金額達人民幣1,000.4億元(折合約138.6億美元)。


而內地央行試行數字人民幣期間,澳門政府已數次表達未來引入該數字貨幣的意願。事實上,疫情爆發近三年以來,澳門電子支付應用急速擴張,澳門 政府更聯合金融業界推出本地移動支付工具的「聚合支付」服務,提升市民的支付體驗,同時解決商戶需操作多部機具的問題,也為未來央行數字貨幣在澳門應用營造良好的市場環境。

長遠嚴謹佈局

立法會議員兼銀行從業員羅彩燕表示:「澳門發展現代金融產業已成為社會共識,本澳電子支付科技發展迅速,推行數字貨幣是大勢所趨,也可推進澳門金融基礎設施的水平,從而改善(澳門的)營商環境。」 據澳門金融管理局最新的數據顯示,2022年第二季,本地移動支付工具的交易筆數達6,857萬宗,交易總額約澳門幣64億元(折合約8億美元),已較2020年全年的6,549萬宗交易筆數及澳門幣63.3億元的總交易金額高。

故此,對於數字貨幣法案,羅彩燕表示歡迎支持,但她認為除了在法例上明確數字貨幣這概念外,政府未來須推出「更細致、更嚴謹」的規範,因為數 字貨幣涉及民生 、跨境理財、跨境人民幣業務、商業貿易結算及生活支付等領域,以及 金融安全及國家安全等 考量。她續稱:「國家(中國)央行在數字貨幣技術方面處於世界前沿位置,澳門銀行業都將金融科技作為核心戰略之一,所以在此立法基礎上,要加快出台有關數字貨幣的條例,對數字人民幣、數字澳門幣的發行進行長遠佈局,從而為打造澳門成為人民幣離岸金融中心奠下基礎,為人民幣國際化帶來更多的機遇。」


對博彩業影響

就澳門引入數字人民幣等數字貨幣,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研究中心副教授周金泉曾於2020年發表題為《數位人民幣對澳博彩業的影響》之文
章,指出數字貨幣的重要功能之一是可追溯性和公開透明,如數字人民幣在澳門使用,或令內地賭客的個人或企業銀行帳戶受到監控,減低其賭博的
意欲,但有利賭場等場所的反洗黑錢管理。「數位化人民幣是澳門博彩產業未來發展的一道坎,能否成功跨過,意味未來博彩產業的升級和優化,以
適應外部經濟、技術和社會環境的變革。」另外,該文章指澳門要推行數字人民幣,需與內地協調和完善外匯兌換和資本管制制度,修改和完善現行的《金融體系法律制度》,自身亦需研究澳門元數位化,主要用途是與數字人民幣、數字港元對接。在擬定《貨幣設立及發行的法律制度》法案的同時,澳門政府也提出新的《金融體系法律制度》法案,取代現有實行近三十年的法律制度。

豐富場景應用

澳門創新發展研究會秘書長余渭恒認為,本澳社會已對數字貨幣具備一定基礎認知,相信在數字貨幣和現金並用的場景下,居民不會對此不適應,但
澳門現有的金融基礎設施與新的需求匹配度不足,商業銀行內 部 系 統 急 需 更 新 , 所 以 相關基礎設施需加快建設,以滿足數字經濟時代的新需求,以
及應對數字技術應用帶來的數據、訊息、監管等潛在風險。他上月亦在內地媒體撰文,建議未來澳門推出數字貨幣時,參考內地經驗,「先由小範圍
試點做起,初期要以數據積累為基礎,安全儲存、有效運用相關數據,在持續提升更高水平的數據治理能力後,再擴展至更廣大的區域和應用層面」
,也可適當控制數字貨幣的交易金額和錢包上限,對活期存款等資產流向數字貨幣設置門檻,甚至在相關技術成熟前,探討數字貨幣跨境支付僅允許
中央銀行及大型金融機構使用,藉此建立和完善數字貨幣跨境監管及治理機制。豐富數字貨幣的應用場景亦相當重要,余渭恒稱,澳門政府應積極與金融機構合作探索相關應用場景,「不僅要關注澳門的應用場景需求,還要考慮
到粵港澳大灣區,甚至是葡語系國家的應用場景需求。」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English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