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群在葡茁壯成長 - Plataforma Media

台灣社群在葡茁壯成長

與在葡萄牙的內地華人相比,大眾對於在葡的台灣華人群體了解較少,而這個群體近年在葡國逐漸發展,並開始變得更具代表性

然而,台灣社群亦面臨著一些問題,例如葡國移民當局對認可問題存在混亂。儘管如此,擁有較高語言能力和財力資源的新一代台灣移民或移民後代發現,葡萄牙是一個學習、創業,甚至退休的理想場所。

台灣地區駐葡萄牙代表張崇哲

寶島「福爾摩沙」的先行者

葡萄牙水手於1544年發現了這個位於中國東南沿海的島嶼,亦是最先發現這一島嶼的歐洲人,他們將其命名為「福爾摩沙」。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島上政治和經濟不穩,導致在1950和1960年代時,大量移民前往美國、加拿大、澳洲或拉丁美洲等地。1975年,為了不損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利益,葡萄牙正式切斷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但也有台灣人在其時抵達葡萄牙。台灣地區駐葡萄牙代表張崇哲仍記得,他在1993年第一次到葡國學葡語時,台灣社群的規模不大。
「當時有兩家台灣人開餐廳。人不多,我記得在農曆新年的時候,我們邀請了認識的台灣人去吃飯。餐廳擺了4張大桌子,是那種傳統的中式桌子,每桌可容納 10個人。我們還坐不滿那4桌。」然而,張崇哲表示,自今年上任以來,令他驚訝的是移居葡國的台灣年青人越來越多,當中或是透過黃金簽證,或是留學。
在巴西出生、已定居葡萄牙6年的台灣女生陳妍,正是這一股新的移民潮的代表人物。陳妍在一家葡萄牙稅務會計師事務所擔任移民部主管。她的社交媒體專頁「葡萄牙式的甜妍蜜語」可能是台灣社群其中一個獲取有關葡國的中文資訊的重要來源,裡面包括旅遊、時事和「移民生活」等內容。她也是葡萄牙台商會青商會會長的創始成員之一。該青商會於今年成立,旨在成為在葡台灣學生提供就業、創業和援助的平台。

她向《澳門平台》表示:「直到最近兩年,台灣人才開始申請移民葡萄牙,但他們大多數人都是通過移民中介,而不是直接尋找律師事務所或稅務會計師事務所。」
「今年,由於疫情和政治因素,直接向我們諮詢的台灣客戶人數明顯大增。也有越來越多的台灣企業考慮在葡萄牙成立公司,因為葡萄牙是歐洲的中心,成本相對較低。」
陳妍提到,葡國的工作與生活平衡,以及葡人的個性都是促使她選擇當地作為「新家」的原因。
「熟識葡萄牙人後,我們發現他們很友善,有自己的思維方式,也有同理心。我認為葡萄牙人的情商相當高。」
同是法律界人士的她認為,目前約80%在葡國居住的台灣人是「為愛」而移居,因為他們與葡人或居住在葡國的外國人有關。「在這裡工作的台灣人相對較少。除了會講葡萄牙語的第二代或第三代台灣人以外,所有其他員工都以英文為主要語言。他們可能在外國公司上班,也可能是數字遊民,或者擁有自己的企業和店舖。」

陳妍是其中一位由台灣移民葡國的年青人


簡杏芳是來自台灣西南部高雄市的銀行業專業人士。2016年她與丹麥丈夫和4歲的女兒移居葡萄牙。至於在葡生活的優點,她指出了記者所聯繫到的台灣人也同樣提到的一些共同點—溫和的氣候、安全且對外國人來說熱情好客的社會,以及隨性工作的生活方式。
然而,硬幣的另一面也顯示出許多共同擔憂的問題:公共服務效率低,特別是移民範疇,不諧英語的外國人也較難融入社會。「在葡萄牙最困難的都與申請居民身份或公共機構有關。在台灣所有證件都可以快速申請,例如更換身份證或申請任何證件。兩周時間都算很慢了,但在葡萄牙,所有文件和醫療系統的申請都需要按月計時。」

靈活的存在

張崇哲表示,據葡萄牙的官方移民記錄顯示,現約有46名台灣人定居葡國,但他相信實際人數會是更多。「有很多台灣人來這裡登記居留卡時,聲稱自己來自台灣,但由於我們護照上的正式名稱是中華民國,所以大家經常會混淆並誤認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在葡萄牙移民局會有一個國籍為『台灣』的類別,只是職員有時不太清楚其中的區別而誤選為中國。我相信在葡萄牙的台灣人的真實人數會有100到200人之間。」

這位同是駐葡萄牙台北經濟文化中心代表介紹,該中心自今年7月正式開始運作以來,已收到至少4宗持有居留卡的台灣人的投訴,指居留卡上的國籍名稱錯誤。雖然目前只有 13 個國家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但在島上設立經濟和外交代表處作為「實際上的」大使館是很常見的。然而,在歐元區的創始國中,葡萄牙是目前唯一一個沒有官方駐台北代表處的國家。這一立場亦與葡萄牙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良好的經濟和政治關係密不可分。

實際上,任何須得到葡萄牙認證的必要文件,台灣居民都需前往距離該島最近的葡萄牙外交代表機構,即葡萄牙駐澳門及香港總領事館。而過去三年的防疫限制為此增加了一定難度。張崇哲指出:「幸運的是,由於現時台灣居民前往申根成員國可免簽證入境,任何台灣人都可以毫無顧慮地到訪葡萄
牙。但在此之前,台灣人來這裡旅行非常困難。」


增長潛力

去年,葡萄牙與台灣的貿易總額為7.2億美元,遠低於其他歐洲國家。以人口比葡萄牙還少的歐洲國家奧地利為例,該國最近與台灣的貿易額超過13億美元。然而,對張崇哲來說,改善經濟關係的一個重要方面,是政府簽署雙邊協議,以及在台灣建立葡萄牙經濟中心。這將有利於發展台灣
主導領域的商業夥伴關係,例如半導體、單車製造、支持可持續能源的技術或運動服製造行業。
「大多數台灣公司都是沒有簽署協議而非常有活力的中小企。這些公司傾向於前往那些被視為接受程度更高的國家。」張崇哲續指:「例如我們與美國簽署了大約 368 項雙邊協議。如此一來,到美國的台商就會有信心,因為如果發生問題會有資源可以解決。」


台灣在葡社群也一直在努力增加文化交流—最近台灣攝影藝術家周慶輝在葡萄牙東方博物館舉辦其個人攝影展,以及與參加網絡峰會的7間台灣初創企業代表開展商務往來。不過對於這位台灣代表來說,增加台葡之間認識的最佳的方法是提升兩地之間的旅客人數。台灣人口約 2,400 萬人,每年有近 1,700
萬人到世界各地旅遊。「在疫情之前,每年只有7,000名台灣人到訪葡萄牙,台灣並不是很了解葡萄牙,但想像一下,如果我們在台灣設立一個旅
遊辦事處,舉辦葡萄牙旅遊展,那就可擴大市場。這將是一個極具商業價值和容易實行的方案,而且不涉及政治問題。」張崇哲指出。
「近日,長榮航空開通了台灣至米蘭的直飛航班。為甚麼?因為這是雙方代表處共同合作的結果。想像一下,如果我們在台灣和里斯本之間有直航會如何?」他表示,葡萄牙與台灣之間的關係是可以與中國的關係並行。「這個辦公室在這裡做的不是政治事務,而是促進我們的旅遊和文化。我們必須有這樣的意願,共同為台灣或葡萄牙商人創造一個平台,讓他們可以輕鬆創業。繞開政治問題並不容易,但台灣的政策非常靈活。」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English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