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是佩索亞常談論的話題」 - Plataforma Media

「東方是佩索亞常談論的話題」

阿道夫.卡薩斯.蒙泰羅(Adolfo Casais Monteiro)選編的費爾南多.佩索亞(Fernando Pessoa)的新版詩集新鮮出爐。負責重新編輯的出版社Presença 和研究員費爾南多.卡布拉爾.馬丁斯(Fernando Cabral Martins)向《澳門平台》介紹兩位作家之間的聯繫、佩索亞和這部作品的重要性,又提到佩索亞曾寫過有關東方和澳門的作品。

佩索亞是葡萄牙現代文學的代表人物,也是葡萄牙詩歌四大名家之一。蒙泰羅將他與賈梅士(Luís Vaz de Camões)、提塞拉.德帕斯科埃斯(Teixeira de Pascoaes)安特羅.德肯塔爾(Antero de Quental)同列為葡萄牙詩歌四大名家。蒙泰羅是研究佩索亞最偉大的學者之一。他的奉獻精神和成就也體現在他在1950年代選編的詩集《費爾南多.佩索亞的詩歌—蒙泰羅的介紹和選擇》。

詩集的第二版於1945年由里斯本的Confluência出版社出版,而這版本如今由Presença出版社再度推出。該彙編於8月24日出爐,涵蓋了佩索亞作品的方方面面。概要指出,「此書包含了他本名署名的詩歌以及他的主要異名—Alberto Caeiro、Ricardo Reis和Álvaro de Campos 的主要作品」。《母親的孩子》、《斜雨》、《烟草店》、《棚架》是30首收錄在這部獻給佩索亞的選集中的幾首詩。

佩索亞的作品和寫作方式使他成為葡萄牙文學中最偉大的詩人之一,同時也是世界文學中不可不提的名字。蒙泰羅說過,詩人佩索亞的秘密可說是「他將他的思想轉化成情感」,「使大腦產生共鳴,讓絕對扎根地存在」。

幾乎所有東西—或所有東西!—都能在佩索亞的詩歌中找到。他用言語表達和描述內在和外在世界,並不排斥那些離他較遠的世界。新里斯本大學社會與人文科學學院的「奧爾菲烏一代虛擬檔案館」,其「現代主義」項目協調員馬丁斯向《澳門平台》強調,「東方是佩索亞在思考葡萄牙歷史時經常談論的一個話題,也出現在Álvaro de Campos或《使命》的詩歌中,是對神秘、未知或崇高的熱情的象徵。」

這位教授和評論家補充,澳門也出現在佩索亞的想像中。「尤其是由於庇山耶曾在澳門生活過很長時間,而他是奧爾菲烏群體參考的詩人之一。」

庇山耶(1827-1926)被認為是葡萄牙「象徵主義的真正代表」,在澳門生活過近30年,相傳是失戀使他留在了這片土地上。《滴漏》是他成名並使其不朽的詩集。「事實上,儘管庇山耶比佩索亞早20多年出生,但在《奧爾菲烏》這本雜誌出版時,庇山耶是唯一一位在世的奧爾菲烏大師,他在最後一次訪問里斯本時親自聯繫了該群體的詩人」,馬丁斯指出。

《奧爾菲烏》這本雜誌標誌著葡萄牙現代主義的開端,由佩索亞領頭。蒙泰羅也曾參與該雜誌(詳見另稿)。蒙泰羅是生活在1908年至1972年之間的詩人、翻譯家、教師、評論家和散文家,也是最早研究佩索亞作品的人之一。馬丁斯強調,蒙泰羅、João Gaspar Simões、Jorge de Sena 是佩索亞作品的重要推廣者和先驅。「無論是在 1942 年選編的第一本詩集,還是後來寫的幾篇熱情洋溢的散文,都極大地幫助人們閱讀佩索亞」,他解釋道。

不能迴避的名字

該書現由Presença出版社出版,匯集了葡萄牙現代主義文學運動中兩個最重要的名字。Presença的助理編輯Tânia Raposo重申,蒙泰羅是佩索亞領域的資深專家,也是研究這位作者作品的先驅之一。「事實上,他選的詩,再加上由佩索亞寫給蒙泰羅的關於本名和異名由來的信,顯示出葡萄牙20世紀這兩個偉大名字之間的密切關係。」

除了詩歌,選集還有佩索亞提及異名由來的書信的抄本——這是他向蒙泰羅解釋關於異名創造的唯一證詞。書內亦附有由 Álvaro de Campos 簽名的《我的大師Caeiro的回憶筆記》,這是佩索亞於1931年頭兩個月與Presença 出版社合作時的異名。在這一雜誌上這位作家還發表了Alberto Caeiro的詩歌《牧羊人》,該雜誌於30至40年代由蒙泰羅及作家João Gaspar Simões和José Régio共同主理。

當問及這些詩人的工作在葡萄牙和葡語國家及地區,尤其是澳門是否得到了公平對待時,馬丁斯說:「佩索亞是一位在全球廣泛傳播的重要詩人。蒙泰羅是佩索亞的主要評論者,此外,他為佩索亞在巴西的傳播做了很多工作。」

Raposo憶述,該選集的第一版在佩索亞去世後不久出版,之後是第二版,即 1945年的版本,現在完整復刻出版。「我們於2006年出版了這本選集的第一版,近20年來,它在市場上非常受歡迎。現在,我們決定是時候給它一個新面貌了,即為讀者提供精裝版」,她解釋道。

該出版社指出,封面圖片「佩索亞—異名」是António Costa Pinheiro(1932-2015年)於1978年由創作。他活躍於70年代,擅長以繪畫、素描和研究、水粉和版畫等眾多作品勾畫出佩索亞的神態。

尋找新的地平線

至於是否有意將其翻譯成其他語言,包括中文,Raposo指出,蒙泰羅的作品與佩索亞的作品不同,並未活躍於公共領域。她表示,「我們希望通過Presença出版社,這本選集可以在世界各地有不同語言和地區的新版本。」

我們希望通過Presença出版社,這本選集可以在世界各地有不同語言和地區的新版本

Tânia Raposo
出版社Presença 助理編輯

然而,她指出,中國市場在過去十年中一直在增長。「事實上,這種增長體現在許多方面—不管是在歐洲和美國的出版商目錄中,還是在各個國家的書店中,這也適用於西方世界以外的其他地區。事實是,幸運的是,我們的地平線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多元豐富。不論編輯和讀者都有受益」,她補充道。

薩拉馬戈在1998年獲得諾貝爾獎時說:「如果佩索亞沒有讓葡萄牙文學重新引起世界的關注,我是不可能獲得這個獎項的。」當被問及葡萄牙文學是否(仍然)被忽視時,馬丁斯回答說:「佩索亞和薩拉馬戈等作家的存在使葡萄牙文學在當代世界中獲得了關注」。

佩索亞和薩拉馬戈等作家的存在使葡萄牙文學在當代世界中獲得了關注

費爾南多.卡布拉爾.馬丁斯

阿道夫.卡塞斯.蒙泰羅 Adolfo Casais Monteiro

作為詩人、翻譯家、教師、評論家、研究員和散文家的阿道夫.卡塞斯.蒙泰羅並不為人熟知。儘管被遺忘了,但他仍被認為是葡萄牙現代主義最重要的名字之一。他的價值被遺忘也是因為其作品在薩拉查政權期間被審查制度禁止。幾十年來,他被禁止出版書籍或發表文學評論。1954 年,他被迫流亡巴西,並在當地繼續寫作。21 歲時,他出版了《混亂》,這是一本他在出生地波爾圖的學院完成歷史和哲學科學學位期間所寫的詩集。之後他在散文、評論、經典翻譯和專欄—尤其是政治專欄—等方面有不少寫作。他在 37 歲時寫的《青少年》是他在葡萄牙生活時出版的唯一一部小說。他曾被薩拉查時期的警察大力追捕,並被監禁七次。

費爾南多.佩索亞 Fernando Pessoa

費爾南多.佩索亞在坎波德奧里克居住過的地方已成為了一個博物館。館內一段佩索亞的生平簡介指,他是「當今世界葡萄牙文學最知名的名字」。佩索亞於1888年在里斯本出生,是詩人、小說作家、劇作家、哲學家和散文作家,從小就開始寫作。文學評論家哈羅德.布魯姆(Harold Bloom)說,佩索亞是「惠特曼再世」,並認為他是西方文明 26 位最佳作家之一。

美國詩人羅伯特.哈斯在提及佩索亞時說:「其他現代主義者,如葉慈、龐德、艾略特,創造了偶爾用之來說話的面具。佩索亞創造了一個個完整的詩人。」在其他人看來,佩索亞是 20 世紀最複雜的葡萄牙和歐洲文學人物。令他成名的偉大發明之一是異名。在這幾十個異名中,最重要的是 Ricardo Reis、Álvaro de Campos 和 Alberto Caeiro,他們各自擁有自己的身份;一種詩意的藝術;擁有個人文學演變的過程,並能夠談論他們彼此建立的文學和個人關係。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