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可成未來再生能源重地 - Plataforma Media

葡萄牙可成未來再生能源重地

鑒於歐洲嚴重依賴俄羅斯的天然氣,俄烏戰爭導致歐洲國家需要以新的眼光去看待未來的能源戰略。對於葡萄牙企業家而言,俄烏衝突揭示了葡萄牙加速能源轉型的迫切性。

葡萄牙商業週刊《Negócios》Filipe S. Fernandes報導,葡萄牙可再生能源供應商Finerge的行政總裁Pedro Norton指出,葡萄牙「在太陽能和風能發電方面具有獨有的優勢。若沒有電力連接的限制,尤其是西班牙與法國之間,葡萄牙是可以成為可再生能源輸出國」。

作為葡萄牙最大風能發電企業的負責人,Pedro Norton在參加可持續商業大會「低碳化:如何減少碳足跡?」的主題會議上表示,電力連接的「限制」導致葡萄牙和西班牙在能源方面「成為伊比利亞孤島」。他指出,歐洲多年來忽視了對能源方面的思考,而是更關注對抗和減緩氣候變化。因此,葡萄牙應該把握歐洲這次就能源獨立和能源安全的思考。

他表示,在短時間內,關於歐洲過分依賴俄羅斯天然氣的話題將引起討論,例如德國和意大利已出現重新使用煤炭和投資核能源的議題。然而,Pedro Norton指出,這只會是「短期的討論話題」。他強調:「在中長期來看,趨勢是加速能源轉型,加大對可再生能源發電和綠色氫氣的投資。」

Pedro Norton以2014年歐盟委員會發出的警告為例。那年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歐盟曾就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發出提醒。當時進口俄羅斯天然氣的比重為40%,其後又增加了5個百分點。

「便宜」的能源

另一邊廂,葡萄牙電力公司執行主席Miguel Stilwell d’Andrade提議,為了實現葡萄牙和歐洲的能源獨立,要通過大力推動「風能、太陽能和水力發電等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減少對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的進口」。

Miguel Stilwell d’Andrade認為,可再生能源是如今生產成本最低的能源,因此歐洲各國需要「解除對許可和電力連接的限制,建立穩定的監管框架。若這些措施能夠得以落實,企業自然會採取行動」。此外,Miguel Stilwell d’Andrade指出,另一個專注於可再生能源的原因,是其價格的「具預測性」。他解釋:「在最近的一次競投中,價格是15年後的價格,它可以是30年後的價格,因為這些價格在一開始就已經非常清楚了,不會像布倫特原油或天然氣那樣波動」。

國際能源組織預計,到2050年,在亞洲的需求不斷上升帶動下,全球對可再生能源的需求將超過50%。因此,能源效率的重要性日益突出。葡國國家環境及可持續發展委員會主席Filipe Duarte Santos指出,自1970年,化石燃料佔全球初級能源的70%。

擔任低碳化會議的評委主席的里斯本新大學副校長Júlia Seixas主持了上述的主題辯論會,並認為葡萄牙需投入700億歐元,以提高建築能源的效率。
總部設在法國的聖戈班集團(Saint Gobain)執行董事José Martos表示,能源轉型導致價格上漲。聖戈班集團擁有提高能源效率的產品和解決方案,尤其是在建築能源方面。建築領域的碳排放「佔歐盟碳排放的40%,其中12%在施工階段,28%在居住階段」。他表示:「若我們想實現碳中和目標,我們需要在建築領域實現低碳化。」

José Martos續稱:「為了解決能源匱乏問題和創造有活力的迴圈經濟,我們要把握機會鼓勵建築行業提升能源效率。」他解釋:「在施工過程中利用可重複使用材料,這樣可以加快減碳的進程。」

然而,José Martos認為,在提高能源效率方面需要做出一些改變,並指出:「為了提高建築物的能源效率,最需要作出改變的是建築物的外殼。」他表示:「若我們無法將建築的外殼隔熱,即使有最高效的設備,節省下來的能源也會流失。」

本文以其他語言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