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擔心巴西在對華關係層面仍缺乏明確戰略」 - Plataforma Media

「我擔心巴西在對華關係層面仍缺乏明確戰略」

China Brasil

十多年來,中國與巴西之間的商貿關係一直以驚人的速度增長。《澳門平台》嘗試了解這一成功的原因,並訪問巴西—中國企業家委員會(CEBC)內容和研究主管圖里奧・卡列羅(Tulio Cariello)。

他談到了中國的投資、地緣政治對巴中貿易關係的影響等,尤其是博爾索納羅和習近平之間的政治氣氛。

延伸閱讀:中巴貿易應尋找新突破口

─自2010年以來,中國已奠定了自己作為巴西最大投資者之一的地位。原因是甚麼?
圖里奧・卡列羅:2000年底以來,巴西一直是吸引外國投資的中心,不僅僅是來自中國的投資。即使在此期間面臨各種社會經濟問題,但政治和規管相對穩定,這些因素吸引了一些國家的興趣。在同一時期,中國開始實施外向型戰略,鼓勵企業到國外投資。這種向外擴展在2008至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後變得更加明顯和關係重大,當時世界正在努力避免另一輪經濟蕭條,而中國正在成為少數幾個具有對外投資經濟規模的國家之一。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巴西開始接受中國的投資。首先是與雙邊貿易密切相關的領域,例如石油和採礦業,然後在電力和製造業等開放程度更高的領域。換言之,巴西並非例外,而是中國企業向全球擴展,走向國際化的一部分。

─「金磚五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作為主要新興市場)的角色在兩國之間的貿易關係中是否也佔主導地位?
圖里奧・卡列羅:我認為「金磚五國」在巴西和中國之間的貿易領域沒有擔當非常重要的角色。兩國之間的貿易關係是獨立的,主要是由於市場邏輯和兩個經濟體之間的巨大互補性。

─中國投資者在巴西的主要業務是甚麼?您認為除了現時的業務外,有哪些是具有投資潛力?
圖里奧・卡列羅:在 2007至 2020 年期間,中國對巴西所確認的投資的股票價值中,48%投向電力—其中,國家電網和中國三峽集團等巨頭在該行業有很強的影響力—其次是石油和天然氣開採(28%)、金屬礦產開採(7%)、製造業(6%)、基礎設施工程(5%)、農業、畜牧業和相關服務(3%) 和金融服務活動 (2%)。

延伸閱讀:中國進口巴西大豆增長241%

未來幾年,我相信最大的投資將繼續是在電力和石油領域,但我認為中國企業在進軍基礎設施、工業和信息技術領域有越來越大的潛力。例如,在過去的兩年,我們看到騰訊在巴西的發展,其在該國頻繁投資了幾間信息技術領域的公司,如 Quinto Andar、Dotz 和 Omie。最近,我們也看到了中國長城的入駐,其在汽車領域有雄心勃勃的項目。

總體而言,經濟關係不受這種政治疏離的影響。這兩個領域具有相對的自主權

─中國和巴西之間的政治環境近年來並不是最好的,特別是自博爾索納羅上台以來。您是否擔心這種關係會影響未來的貿易?
圖里奧・卡列羅:中國對與巴西的關係有著長遠的眼光。儘管最近存在分歧,但很明顯巴西經濟中有幾個領域優先考慮與中國建立務實的關係,例如企業化農業、能源和採礦領域。總體而言,經濟關係不受這種政治疏離的影響。這兩個領域具有相對的自主權。無論如何,我認為,就國家而言,重要的是巴西非常清楚與中國關係中哪些是優先事項。隨著這一亞洲國家發生的變化,從長遠角度考慮這種關係至關重要。中國將越來越多地影響國際政治和全球經濟,巴西政府不能冒風險故意疏遠中國。

─是甚麼原因或動作,令中國在短短十多年內成為主要出口夥伴?中美政治關係轉差,令巴西受惠嗎?
圖里奧・卡列羅:中國方面,在城市化和這一亞洲國家中產階級擴張的推動下,我們看到對農業、礦產和能源資源的需求不斷增長。在巴西方面,以某幾個行業為例,我們在鐵礦、大豆、石油、肉類和纖維素等領域極具競爭力。從這方面而言,兩國經濟的互補性非常明顯,促成了此後商業關係的加強。在某些時候,如去年和今年,這些「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也令巴西有較高的財務回報,且創下了歷史記錄,例如 2021 年對中國的出口總額達到879億美元。在華盛頓與北京關係轉差的情況下,巴西在某些有美中貿易附加費的產品方面,如動物蛋白和油籽等領域,無疑是有優勢的。但這是一種暫時的情況,應謹慎看待,將其視為一時的優勢。

延伸閱讀:淡水河谷看到中國「綠色」發展機遇

─大豆是向中國出口的主要「貢獻者」之一,還有哪些巴西產品正在征服東方?
圖里奧・卡列羅:出口亦集中在鐵礦和石油,僅次於大豆—對華銷售的「火車頭」。另一方面,我認為總體上農業綜合企業出口潛力巨大,這實際上更加多元化。目前,巴西對中國的動物蛋白出口僅次於大豆,且近年來錄得可觀的增幅。2016年,該範疇佔巴西農業綜合企業對中國的銷售額的8%,並在2020年上升至 19%。在此期間,出貨量增長275%,達到65.6億美元,其中發貨量也顯著增加,增長179%。其他沒有如此巨大份額的農業綜合企業領域,近年來對中國的銷售額也有顯著增長,在某些情況下增長了三到四位數的百分比,特別是棉花、紡織纖維、咖啡、水果、香料、蔬菜、花卉產品和奶製品。

─您最近表示,巴西應探索新領域以繼續發展與中國的貿易。你認為有哪些領域和業務?
圖里奧・卡列羅:我認為,想像對華出口將發生結構性變化是一種幻想。這一亞洲國家在製成品領域的競爭力要強得多,這使得在價格方面難以競爭。另一方面,巴西公司可開拓小眾市場,專注於不斷壯大的中國中產階級。我看到了時尚和化妝品領域的潛力,若針對特定的受眾,特別是通過電子商務,可能會取得成功。我也認為,巴西已具備競爭力的農業綜合企業領域,可以探索更多機會,提供具有更高附加值的產品,這與投資小眾市場的理由相同。例如在這種情況下,借鑒澳洲和新西蘭等國家的經驗,巴西企業可以投資於「優質」肉類和奶製品市場。顯然,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需要長期規劃和對中國市場有非常清晰的了解,因為儘管中國市場巨大,但由於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公司和中國企業的參與,競爭非常激烈。

─去年兩國雙邊貿易額創歷史新高,貿易額約為1,250億美元。您認為今年會否超越去年?為甚麼?
圖里奧・卡列羅:我認為近年的結果從長遠而言是不可持續的。2021年對華出口值增長29.4%,主要是由於某些產品價格上漲。向中國銷售產品最多的10大行業中,有9個行業的銷量下降。另一方面,就財務分析而言,10個中有7個錄得增長。若今年價格保持高位,我不排除再創新高的可能性,但隨著國際價格最終在較低水平保持穩定,我們幾乎不會看到像去年那樣高的價格。今天,由於疫情及最近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的衝突,世界面臨著諸如化肥供應減少、燃料和運輸價格上漲等挑戰,這些都是決定巴西對華貿易和整個國際貿易結果的關鍵因素。

中國將繼續成為我們的主要出口目的地和最重要的進口來源地之一。沒有跡象表明這種結構會在長遠發生變化

─可以說,在後疫情時期,在經濟復甦方面,巴西在某程度上不再被中國需要嗎?
圖里奧・卡列羅:我相信經濟領域的雙邊關係將繼續對巴西至關重要。中國將繼續成為我們的主要出口目的地和最重要的進口來源地之一。沒有跡象表明這種結構會在長遠發生變化。在投資領域,我相信中國企業將繼續他們已經啟動的項目—尤其是在電力和能源領域—但在基礎設施和技術等巴西極具吸引力的領域也將出現新的機遇。然而,我擔心巴西在對華關係層面仍缺乏明確戰略。這個亞洲國家正在發生變化,更關注環境和可持續發展的問題,並在全球尋找新的供應商以減少依賴,包括巴西向中國大量出口的行業,如大豆和鐵礦。重要的是,國家領導人,無論是誰,都必須了解中國這些變化的規模,並尋求使雙邊關係適應這一正在出現的新現實。

─烏克蘭戰爭是否會損害與中國的貿易發展,或者巴西和中國政府迄今為止對俄羅斯採取中立的立場這一事實會否影響貿易發展?
圖里奧・卡列羅:烏克蘭戰爭有可能影響巴中貿易的敏感領域。即使政府與衝突保持一定的距離,也無法逃避相關的問題。這一衝突對國際石油、農產品,尤其是化肥市場的價格,最終影響雙邊貿易關係。由於疫情而受到挑戰的全球形勢下,這又增加了一個新的挑戰。

本文以其他語言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