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應思考如何應中央要求做好行政和立法良性互動」 - Plataforma Media

「政府應思考如何應中央要求做好行政和立法良性互動」

林宇滔是唯一一位在審議博彩法時,投下反對票的議員。他表示,反對的原因是政府在衛星賭場問題上無法交代清楚有關資料。這位議員亦談及立法機關與行政部門之間的關係,並提到雙方的互動溝通必須要更有誠意,即使這是中央政府所要求的。

─你早前向記者表示,對一些政府部門的質詢回覆感到失望。就任以來,你對這種溝通方式有何觀察?

林宇滔:我覺得有些部門的回覆會較積極、全面、準確,但大部分都不會很正面回應問題。這都不是今屆才開始,過去也是這樣。但我覺得今屆,尤其是個別司長,連表面功夫也不做了。我覺得精簡沒有問題,但你會看到回覆是精簡得在回避。例如輕軌我們早前書面質詢東線,他也只是簡單回覆說之前的口頭質詢上已回覆。第一,口頭質詢和書面質詢的回覆是兩個不同的程序,而且是不同的議員去提問,而且實際的問題不同,不可能說已回覆。他也說之前有詳細回覆,但其實不是。有一些範疇,你能看見一些明顯的大話,但他們選擇去迴避,而且為了迴避,連一些立法會議事規則賦予立法會和議員的基本監督權利,政府也不尊重。

除了口頭質詢,還有索取資料。我們想要輕軌事故調查報告,他就給我一份公開新聞稿的改寫版。我們寫到明是要輕軌的事故調查報告,因為我覺得詳細的調查報告才可以令公眾真正了解問題所在。還有最近的士車載機問題也很受爭議。我要求招書的全文—其實這從來都是公開資料,我一直批評很多部門,標書根本就應該放上網,有部門是放了的,就證明了這些標書是公開的,所謂標書要付費是過去集非成是,過去是為了要影印,所以要付費,不是因為標書的內容保密。標書本身是公開文件,議員按議事規則要求提供標書,他就只回覆說網上有招標摘要。摘要很明顯就已經有取捨。

過去立法會議員索取資料,尤其是這些調查報告時,是可以拿到全文的,為何今日會拿不到?

林宇滔

我們一直質疑是政府在一些問題上,只公佈有利他的地方,而非開誠佈公地把問題拿出來。立法會有索取資料的權力。我必須強調,過去立法會議員索取資料,尤其是這些調查報告時,是可以拿到全文的,為何今日會拿不到?這事絕對不可以(接受)。我也要求特區政府充份思考如何做好中央要求的行政和立法做好良性互動。良性互動的前提是互相尊重大家的權力、責任,和有誠意去溝通。

─現時政府回覆質詢的需時你認為是否合理?

林宇滔:客觀地說,回覆的時間不是特別長。因為立法會也有自己的操作,因為很多時議員交了質詢,立法會會看內容,有很多要求,即會咬文嚼字,但我想說,弄了一大輪後政府也是不回答你。

我自己覺得,因為加上了立法會的程序,現在政府回覆的時間不特別長。也老實說,我用質詢問的都不是特別緊急的事。很緊急的我都直接和政府去約談、溝通。(回覆)時間不是最關鍵的。我最不滿的是用了時間,又沒有誠意的回覆。

─你約見政府部門,他們的反應怎樣?

林宇滔:一般般。但很坦白,為了解決問題都是要約,我也不是約得特別多。處理問題時,如我跟個別政府部門有些良好的溝通,也不用約見,可以直接溝通。其實良性互動和溝通也視乎個別部門,很多透過Whatsapp也能把問題處理。但有些部門一向都不太擅於溝通,就要特別正式約見。

有時局方會安排廳長接見,我也沒所謂,只要那個人可以負責解決問題。有時廳長介紹各方面的數字時會比立法會介紹的更詳細清晰,為了理解問題,我是會約見的,但我更希望負責的人、領導層真的願意去溝通。如果想行政和立法有效互動的話,這些直接的溝通是非常必要和重要。儘管大家看法未必一樣,但最少清楚核心問題。因為有時單靠立法會一些程序或公開資訊,其實大家各說各話,連問題都未必搞得清。

在恆常的工作中,大家怎樣互信、溝通,有部門做得不錯的。但怎樣去建立良性互動溝通,那空間絕不只在立法會,這方面我們將來會作出更多有誠意的嘗試。

─博彩法你投反對票,也是因為政府沒清晰交代。
林宇滔:我那天本來也沒想過投反對票,因為新博彩法對博彩業的規管都較之前完整了很多。但,衛星賭場的數字政府也交代不了,何談應對措施?幾間貴賓廳的停運都已產生如此大的就業市場衝擊,如果政府在進行立法期間連這些衛星場所涉及的相關數字都沒交代,作為一個面向市民的立法議員,我覺得絕對不能接受。

我必須強調,中央多次講立法會的職責時,都講到我們是要站在人民的角度去監督政府。在這博彩法中,很明顯我就應該要站在人民的角度、市民的角度去監督政府有否為今次的立法進行全面的準備。

當然很多人對這反對票有很多演繹,但我的演繹很簡單,就是政府必須要有誠意就他自己提出的政策方向作出承擔及向公眾解說。如(政府)做不了這事,之後任何一件事,我都會投反對票。

能熟練掌握葡語的人口比率由2.6%減至2.1%

林宇滔

─你說過澳門中葡平台是口號?為甚麼?

林宇滔:澳門常說要做中葡平台,但根據2011年及2016年人口統計的數字,能熟練掌握葡語的人口比率由2.6%減至2.1%,即是在下降,而且人口比率也不高。這本身是一個問題。加上各方面原因,很多葡人未必願意留在澳門。但澳門始終是中葡文化交集了四百多年的地方,中葡文化在澳門有根。我希望這是一個短暫的波動。澳門的中葡平台應做怎樣的更多角色,中葡平台都是中央要求特區政府去做,我希望政府在多元發展時都不忘初心,思考這部分;還是做不了,也應坦誠佈公地交代,而不是口號擺了在這裡,但實質行動欠缺。

本文以其他語言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