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對自身的葡萄牙血統感到羞愧 - Plataforma Media

巴西對自身的葡萄牙血統感到羞愧

撰寫關於葡萄牙與巴西兩國之間存在隔閡一書的作者Carlos Fino認為,巴西人對葡萄牙的負面印象導致他們對葡國感到反感,並否定葡萄牙為巴西留下的歷史遺產。

儘管在外交場合上,葡萄牙和巴西是兄弟國家,有著深厚的友誼,但兩國之間存在隔閡。巴西對自身的葡萄牙血統感到羞愧,而葡萄牙則蔑視這個前殖民地。現年73歲的Carlos Fino是葡萄牙新聞界其中一位知名人士。他在早前出版了一份名為《葡萄牙—巴西:關係疏遠的根源》(由里斯本國際出版社出版)的博士論文,並在米尼奧大學作論文答辯。作者在文中表示,由於葡萄牙在媒體、教科書甚至在電影、電視劇等文化產品中的形象多為負面,導致巴西人對葡萄牙感到反感。

Carlos Fino表示:「巴西對葡萄牙留下的殖民遺產感到羞愧。」一些巴西人會無意識地對葡萄牙產生偏見,一些巴西精英甚至否認前殖民地歷史。他表示:「巴西人並不厭惡當代葡萄牙。許多巴西人還是會來葡萄牙,並喜歡上這個國家。一些富裕的巴西人還會在葡萄牙買樓,但巴西人對葡萄牙的反感並沒有消除,而是已經深入巴西人的潛意識中。」

Carlos Fino在葡萄牙廣播電視台長期擔任國際記者和戰地記者,常駐莫斯科和布魯塞爾,並從2004年至2012年,擔任葡萄牙駐巴西利亞大使的新聞顧問。

Carlos Fino因報導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而聞名,他的名聲傳到了巴西,其後便被邀請擔任新聞顧問。他是第一位報導了伊拉克首輪轟炸的記者,比其他知名國際廣播電視台更早。轟炸的畫面傳播到了全球。基於葡萄牙廣播電視台與巴西文化台的合作,巴西人也能看到這些畫面。Carlos Fino出版的新書旨在消除葡萄牙與巴西存在的隔閡。他表示:「我們需要承認我們的差異,才能消除兩國之間的隔閡。」

─在書中,您認為葡萄牙與巴西存在巨大的隔閡。您是如何發現這一點?

Carlos Fino我在大使館的主要工作是向巴西宣傳葡萄牙,因此我對相關事情都比較了解。有一次在加油站,有一名工作人員竟不知道葡萄牙講葡語,這是最早,也是最明顯的例子,還有許多類似的例子。例如,在巴西利亞的一次有關巴西巴洛克文化展覽上,竟沒有提及葡萄牙。在整個展覽上,沒有出現「葡萄牙」或「葡萄牙人」等詞語。這開始從側面說明巴西在淡忘葡萄牙的存在。因為現在葡萄牙還在,所以只能淡忘。能用「伊比利亞人」這一詞,絕不用「葡萄牙人」;能用「歐洲人」,絕不用「伊比利亞人」。無論在我們背後,還是在面前,都會說與葡萄牙相關的笑話。我與葡萄牙人談論此事,對於這些笑話,他們都會感到不適或羞辱。在這些笑話中,人們認為葡萄牙人骯髒和愚蠢。作為葡萄牙人,我需要對此事作出反應。我認為葡萄牙面臨著被巴西遺忘的風險。

─您認為,為甚麼存在這個風險?

Carlos Fino巴西很明顯是受到多種文化的影響,首先是史前文化,後來是土著文化,然後是由奴隸貿易帶來的黑人文化。後來,自19世紀末,西班牙人、義大利人、日本人、德國人、敘利亞人、黎巴嫩人、斯拉夫人等為巴西帶來了他們的文化。這些因素都是需要考慮的。儘管葡萄牙與巴西存在差異,但是葡萄牙為巴西留下的殖民遺產是不能被遺忘的事實。這是無法抹去的。然而,在我看來,巴西人已經淡忘了葡萄牙的殖民遺產。因為巴西人為了撇開與葡萄牙的關係,需要強調自己與葡萄牙的差異。兩國關係的疏遠不是無中生有的,因為巴西對葡萄牙留下的歷史遺產感到羞愧。

─巴西人的這份羞愧感與葡萄牙是怎麼聯繫起來的?

Carlos Fino這份羞愧感不應該存在,因為在歷史上,葡萄牙與其他殖民國家不存在優劣之分。巴西人不應該感到羞愧。一方面,葡萄牙的存在是無法抹去的,其存在於巴西人的血液、語言和歷史之中,但另一方面,巴西人正在淡忘、蔑視和拒絕接受葡萄牙的存在。

巴西人對葡萄牙留下的歷史遺產感到羞愧,他們認為這是萬惡的根源。巴西拒絕接受葡萄牙的殖民史,相當於拒絕了萬惡。然而,一切事物都具有兩面性,巴西沒看到殖民史好的一面,並不認為這屬於巴西文化遺產的一部分。巴西對葡萄牙留下的歷史遺產感到羞愧,不認可葡萄牙的殖民遺產,甚至拒絕接受。巴西的精英也不認可葡萄牙的殖民遺產。

─如今巴西人對葡萄牙越來越感興趣,上述觀點還成立嗎?

Carlos Fino巴西人並不厭惡當代葡萄牙。許多巴西人還會來葡萄牙,來這裡工作,並喜歡上這裡。一些富裕的巴西人還會在葡萄牙買樓,但巴西人對葡萄牙的反感並沒有消除,而是已經深入巴西人的潛意識中。當他們乘坐葡萄牙航空飛機來到葡萄牙時,也會將這種反感帶進來。

─隨著居住在葡萄牙的巴西群體不斷壯大,您認為這有助於消除兩國之間的隔閡嗎?

Carlos Fino我認為僅僅憑這一點還是不夠。雖然可以拉近兩國之間的距離,但也可能加深兩國的偏見或矛盾。我認識一些外交官十分關心兩國的關係,他們認為兩國的隔閡已經消除了,問我為甚麼還在堅持這一觀點。他們認為一切都順利,兩國的貿易和人員交流都史無前例地頻繁。對於那些不願意真正促進兩國關係的人來說,這些都是藉口。

─巴西人對葡萄牙留下的歷史遺產感到不適,是否因為葡萄牙缺乏與前殖民地的溝通?

Carlos Fino確實如此。葡萄牙還需要好好反省自己的殖民史。在薩拉查主義主導的40多年裡,我們接受了那時當局的宣傳,只看到葡萄牙殖民者的英勇事蹟。我這一代、我的上一代、我的下一代,都受到這個宣傳的影響。只到現在才開始質疑當時的宣傳。我們有許多人在質疑這一點,或者看到了事物的另一面。葡萄牙需要看到殖民史黑暗的另一面,而不單純只是16世紀大航海時期的英勇事蹟。這一點非常有必要。

─您多次提到巴西人嘲笑葡萄牙人,以及對葡萄牙人的偏見。您在巴西經常看到這種情況嗎?

Carlos Fino我認為凡事都有例外。因此,我認為巴西人對我的看法與上述提到的看法不一樣。這是不可避免的。我們不需要躲避,我們需要直視這個問題,而非置之不理。事實上,我知道總會有人在我背後,或在我面前講一些有關葡萄牙人的笑話,因為巴西人可以失去朋友,但不能失去幽默。巴西人似乎不願意承認葡萄牙這個可憐的父親了,也不願意回顧本國的誕生。我認為這對雙方都不是一件好事。我們需要坦誠相待,直面問題。

─您提出巴西人沒有將葡萄牙人發現巴西這一事件設立成紀念日。您認為慶祝這個節日可以改善兩國關係嗎?

Carlos Fino美國人會慶祝哥倫布日(10月12日的國家法定節日,紀念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這種節日在美國和前西班牙殖民地國家都有爭論。雖然有人反對,但美國人確實會慶祝哥倫布日。為甚麼巴西人不慶祝卡布拉爾日(DiadeCabral)呢?除了獨立日,這一節日對巴西的誕生十分重要。巴西的獨立發生在許多年之後。我認為卡布拉爾日有助於巴西人對葡萄牙遺產的認可,也有利於加強兩國關係。這亦有利於讓葡萄牙人知道巴西人是尊重他們的。

─您認為葡萄牙對這一現象的產生也有責任。您認為葡萄牙可以做甚麼來改變這一局面?

Carlos Fino首先要正視現實,拋棄幻想。只在官方場合才會談論葡萄牙和巴西的友誼是如何如何地好,之後,我們在現實生活當中發現情況完全不一樣。這只會加劇而不是緩和矛盾。我們需要承認我們的差異,才能消除兩國之間的隔閡。葡萄牙需要明白自己仍然扮演著重要角色,全體葡萄牙人,尤其是文化交流使者和外交人員的責任重大。我在書中提出了一些建議,例如設立葡萄牙與巴西的新聞獎。葡新社需要重回巴西,葡萄牙廣播電視台也需要在這裡改變形式。此時兩國的關係是單邊的。自上世紀50年代便是如此,當時我還小,還在看唐老鴨,現在兩國的關係亦是如此。巴西環球電視台在電視劇方面處於領先地位,我們通過這些電視劇了解許多巴西的情況,但是巴西卻很少了解葡萄牙。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