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清除空氣中的二氧化碳並不足夠 - Plataforma Media

僅清除空氣中的二氧化碳並不足夠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方大會第二十六次會議(COP26)將於2021年11月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在格拉斯哥氣候峰會舉辦前出現關鍵問題—到2050年,世界主要經濟體能否減少碳排放,以實現一個碳中和的世界,而人類不再向大氣中排放出溫室氣體。

在氣候議程上近來多了人談論直接從空氣中提取二氧化碳的工具和技術。即使是對其可行性持懷疑態度的科學家也同意,若不「二氧化碳移除(CDR)」,亦即是「負排放」,將很難實現《巴黎協定》把全球暖化幅度保持在2攝氏度以下的目標。
國際氣候研究中心研究主任格倫·彼得斯(Glen Peters)稱:「我們需要大幅度、徹底的減排,此外,我們還需要一些 CDR。」
基本上有兩種將二氧化碳從大氣中移除的方法。一是提高大自然吸收和儲存碳的能力,修復退化的森林、恢復紅樹林、工業規模的植樹、增加岩石或海洋中的碳吸收,皆屬於備受爭議的「基於自然的解決方案」範疇。
第二種方法被稱之為直接空氣捕獲法,利用化學過程去除二氧化碳,然後將其回收並用於工業用途,或將其鎖在多孔岩層、未使用的煤層或鹹水層。
當中有一種被稱為「碳捕獲和儲存生物能源(BECCS)」,結合了這兩種方法的元素。木屑或其他生物質被轉化為生物燃料,或燃燒以驅動渦輪機發電,發電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大致被植物生長過程中所吸收而抵消。
但是當發電廠廢氣中的二氧化碳被合成並儲存在地下時,這個過程就變成了一種淨負技術。
即使全球每年開始減少3%、4%或5%的碳污染,這是只是一個的假設,水泥和鋼鐵生產、長途航空和農業等行業,預計將在幾十年內保持排放水平。
德國國際與安全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CDR專家奧利弗·格登(Oliver Geden)表示:「我們有模型,但沒有人確定我們在2050年可能需要什麼。」「會有殘留排放,而且數量可能會很高。」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8月份的報告令人感到驚訝。報告表明,無論如何積極減排,未來幾十年都將會突破1.5攝氏度的門檻。
二氧化碳在大氣中滯留了幾個世紀,這意味著到2100年,將地球的平均表面溫度恢復到目標以下的唯一方法是從空氣中移除其中一部分的二氧化碳。
十多年前,BECCS被寫入IPCC氣候模型,作為理論上最便宜的負排放形式,但可惜此後幾乎沒有發展。
2019年,一項通過種植一萬億棵樹來減少過量二氧化碳的提案,令媒體、天然氣和石油公司感到相當興奮,這些公司將植樹造林作為與《巴黎協定》目標一致的核心頂樑柱。
但這一想法遭專家批評,他們指出,這需要將印度兩倍的面積,轉變為單一栽培的林場。以植樹方式吸收二氧化碳是很好的想法,但森林將會被極端氣候發生的野火燒毀。
在移除二氧化碳的方法中,直接空氣捕獲法(DAC)是最不先進,卻最備受關注。直接空氣捕集 是一種需要大量能源,才能運行的大規模工業過程。
然而,現有技術距離解決這個問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例如,上個月由Climeworks在冰島開設的世界上最大的直接空氣捕集廠(4,000 噸)在一年內提取的二氧化碳量,相當於當前全球排放量三秒的排放量(400 億噸)。
今年,由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深度脫碳計劃的David Victor領導的一個研究人員希望了解,在不同排放情景下,類似戰時的緊急部署的DAC能在多大程度上降低二氧化碳濃度。研究人員表示,假設從現在起每年投資1萬億美元,到2050年,DAC在模型中每年從全球排放中減少約20億噸二氧化碳。但只有與IPCC制定的最積極的減碳方案相結合,才足以在2100年將氣溫回升至約2攝氏度後,再降至約1.7攝氏度。
直接空氣捕獲亦得益於企業的支持。今年4月,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Elon Musk)推出了價值 1 億美元的二氧化碳移除技術 X 獎。9月,比爾蓋茨(Bill Gates)於2016年設立的突破能源風險投資基金Breakthrough Energy公佈了一項企業合作計劃—美國航空公司、鋼鐵企業安賽樂米塔爾(ArcelorMittal)、美國銀行、微軟、貝萊德基金會和通用汽車,計劃旨在促進直接空氣捕獲、可持續航空燃料和其他兩項新能源技術的發展。
有專家表示,移除大氣中二氧化碳含量的呼籲已開始進入政治舞台,並可能成為聯合國在格拉斯哥及其他地區談判中的具爭議的議題。首先是印度,然後是中國在較早前呼籲富裕國家達到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的目標和計劃。

法新社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