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離民意越來越遠 - Plataforma Media

立法會離民意越來越遠

立法會選舉結果塵埃落定,受到民主派候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事件影響,投票率創回歸後新低,白廢票逾5千張,政治學者分析,事件不僅影響了民主派支持者是否投票,亦引證了部分支持民主自由開放的選民,藉無效票及不投票表達不滿,並憂慮今後的議會與民意「脫鈎」。

不投票表不滿

今年立法會直接選舉共有137,279位選民投票,投票率約42.4%,較2017年約57.2%投票率大跌14.8%,亦較2013年的55%為低。
「這是自回歸以來最糟糕的投票-42%,然而今屆選民比起2017年卻增加了約20%。」澳門法國籍政治學家蘇鼎德認為,與往屆最不一樣的莫過於是沒有民主派參選,「民主派的缺席、不投票,以及白票比往屆增加三倍多。許多廢票實際上是一種抗議的表現,有人在選票寫上要求普選、蘇嘉豪的名字等。唯一否認DQ事件與投票率下跌有關的人只有選管會主席唐曉峰。」他調侃道。
「一般預計有一半的民主派支持者不投票,亦預想到投票率會低,只是沒有預料到這麼低。」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直言,我們一般都相信DQ事件(民主派候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會影響投票率,但是今年的狀況似乎不僅影響支持民主派的選民不投票,可能有一部分的非支持民主派選民也不投票,再加上白票和廢票有5000多張,實際有效票僅約13.2萬票,即有效投票率只有4成。「以往投票率都是約50%,最高都有57%,兩者相差至少15%,可以說這一影響性超出了民主派支持者是否投票,我相信亦有一部分選民以不投票對今屆選舉表達了不滿。」

余永逸

余永逸:「林玉鳳選票的流失反映了澳門社會走中間派路線有很大困難,澳門社會可能趨向於兩極化,中間遊離的選民越來越少。」

關鍵仍是選舉動員

選舉結果意味著未來四年的議會仍由建制派坐擁絕大多數議席,建制陣營在今屆14個直選議席佔11席,非建制開放陣營由上屆5席減至3席。(見下圖)
政治學者盧兆興向《澳門平台》表示:「今次的選舉政治動員很重要,各派別的動員能力仍是關鍵,福建背景的民協取得三席;同心、群力、美好家園取得兩席,也就是說,只要動員能力足夠,坐穩一席,甚至可以望二拿三。」蘇鼎德亦表示這些候選人十分依賴「選票庫」。「傳統社團之所以可以動員龐大的選民,是因為這些選民會投票給他們所要求的任何人,當中有很多同儕壓力要求人們保持忠誠,而這些壓力亦正是因為你接受了他們的恩惠和幫助。」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好家園的選票比想像中多。」蘇鼎德認為這是由於婦聯的宣傳方式更貼近澳門社會現況,加上婦聯會長賀定一是行政長官賀一誠的胞姐。「一方面你可以說婦聯更了解澳門社會,另一方面,這是對權力非常傳統的忠誠。」得票率大幅增長的還有代表的僱員利益的「同心」名單,由於疫情大批市民被解僱、拖糧或無薪假,他們可從中獲得有關人士的選票,像高天賜也同樣因此受益。
立法會內建制派的勢力進一步擴大,盧兆興認為,其實這表面團結,內部仍有利益之爭:「間選議員屬社會中上階層,直選就以中產及中下階層為主,立法會的討論火花未必如以往激烈,但在部份議題,如有關博彩業立法的發展、經濟適度多元、橫琴與澳門合作等,仍會有很多辯論。關於勞工的問題,在建制派內仍會出現矛盾。」

蘇鼎德(Éric Sautedé)

蘇鼎德(Éric Sautedé):「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好家園的選票比想像中多 …一方面你可以說婦聯更了解澳門社會,另一方面,這是對權力非常傳統的忠誠。」

中間派選票流失 澳門社會或趨兩極化

至於以中間派為形象的「公民監察」林玉鳳得票同比大跌5861票,成為唯一尋求連任失敗的直選議員。政治學者盧兆興認為,這是由於自由派的選民不出來投票的結果:「我覺得林玉鳳屬獨立民主派,流失的這幾千票,部份是不想出來投票的,這引證了支持民主自由開放的選民,選擇不投票。」
余永逸則認為,林玉鳳選票的流失反映了澳門社會走中間派路線有很大困難,澳門社會可能趨向於兩極化,中間遊離的選民越來越少。「實際上你說要平衡建制和民主派,似乎大家不是很接受這樣的方法,加上DQ事件,對於一些中間派選民來說可能會對她失望,甚至乎會期望中間派議員在事件中,可能會有一個較為進取的立場和態度。」
林玉鳳的敗走取以代之的是以往有建制背景的林宇滔當選。余永逸表示,由於林宇滔沒有議會經歷,或者有些人認為林宇滔能夠掌控得到民情。但他擔心,未來四年在面對一些政治上的困境,林宇滔能如何去用所謂中間的路線平衡各方利益。「我想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如果你說你與傳統建制不同的時候,在一些重要的議題上的取態又會是怎樣?我想這就會牽涉究竟中間派其實會不會是一個『泡沫』。」

盧兆興

盧兆興:「間選議員屬社會中上階層,直選就以中產及中下階層為主,立法會的討論火花未必如以往激烈,但關於勞工的問題,在建制派內仍會出現矛盾。」


議會失衡 與民意「脫鈎」

余永逸並指出,以2017年民主派4張名單、林玉鳳、林宇滔,甚至是高天賜的票數來看,這佔了投票人數約4成。「換言之,其實有4成選民是希望議會多些對政府的制衡或監督。但當議會沒辦法做到這個作用時,這就是議會與民意的銜接『脫鈎』,這個我是擔心的。」
盧兆興又提及,澳門政治觀察員都忽略委任議員的組成。他稱,回歸前,澳督委任華人進入立法會,以平衡太多循直選進入的葡人:「回歸後,葡人在政治方面越來越式微,澳門特首並沒有做這方面的平衡,目前議會只有高天賜一個土生葡人。另外,就是沒有法律人士、學者、溫和民主派,若特首委任可更開放,立法會有均衡會更好。」
「澳門立法會已經非常順從了,他們在立法會上很多時候都在『吠叫』,我不期望會有甚麼不同。」蘇鼎德說道。

(製圖:澳門平台)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