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中國力爭擺脫煤炭 - Plataforma Media

為甚麼中國力爭擺脫煤炭

中國雖然宣佈將力爭在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但中國正在建設的燃煤電廠數量卻遠超全球其他地區的總和。

據彭博社報導,中國國有企業於2021年上半年計劃新建43座燃煤發電機組和18座新高爐。中國近60%的能源消耗型經濟均以煤炭為燃料。即使中國承諾在2030年前實現煤炭消費峰值,但中國去年新投產的燃煤發電量為38.4吉瓦——是全球發電量的三倍多。

「在中國,煤炭是能源安全的代名詞。」綠色和平駐北京全球政策顧問李碩說道。「至今公布的計劃並沒有明確回答,中國如何在不依賴骯髒的化石燃料的情況下確保穩定的能源供應。」

北京當局亦憂慮過快削減煤炭可能會削弱經濟增長。去年12月,新冠疫情導致煤炭進口中斷,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有幾個工業重鎮發生大規模停電。

中國社會科學院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2013至2020年間,在中國600萬煤礦工人中有超過三分一因關閉舊煤礦而失業。由於擔心大規模失業會導致社會動盪,迫使當局不得不暫緩地方政府的減排計劃。較早前中央政府警告地方政府不能「運動式減排」,應採取更多措施以緩解對被迫減少污染的企業的影響。

中國的大部分風能、太陽能和水力發電產自遙遠的西部地區。由於缺乏能夠將能源輸送到東海岸工廠的電纜,可再生能源生企業有時會被迫停產數月。中國國家電網表示,在過去五年已投資超過450億美元用於把可再生能源接入國家電網,並建設儲能設施,以確保清潔能源不被浪費。但供需之間仍然存在不匹配的問題。

中國在7月啟動了萬眾期待的碳排放權交易制度,但每公噸碳的價格仍低於7 美元,遠低於8月底歐洲計劃中每公噸 70美元的價格。分析人士警告,這一價格仍不足以迫使大型污染企業改變他們的行為。

中國碳交易市場目前涵蓋2,162家大型發電企業,這些發電企業燃燒化石燃料所產生的碳排放量約佔全球碳排放量的七分之一。然而,全球金融數據分析公司路孚特(Refinitiv)碳分析師秦炎在一份報告中表示,監管機構發放了過多的免費碳排放額度,從而壓低了碳價格。

源於蘇聯式的能源配額管理,導致公用事業企業購買更多使用煤炭發電的電力,即使現時可再生能源更便宜。由於重煤省份的抵制,改變或廢除這一配額制度的努力已經停滯了近十年。「配額制意味著中國的煤炭發電業務幾乎沒有風險。」北京華北電力大學教授袁家海續指:「因此,地方政府和行業都在趕在達到排放峰值的最後期限之前建設新的燃煤電廠和煤礦。」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