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深化澳門、大灣區與中國的關係」 - Plataforma Media

「我們需要深化澳門、大灣區與中國的關係」

葡萄牙瓦隆古市市長兼公民參與地方自治網絡主席José Manuel Ribeiro指:「對於葡萄牙在澳門所擔當的角色,以及中葡關係的重要性,我們過去一直未有較清晰的定位。」然而,他相信,隨著葡萄牙外交部長Augusto Santos Silva上任後,這個方向總算明確了下來。他表示﹕「我們需要加深與澳門、大灣區以及中國的合作關係。我們可以從旅遊業、投資,還有教育方面着手,以這些領域作為重要的切入點。然而,我們的目標是取得商業上的經濟成果、獲得更多投資機會以及社會推動力。」對於José Manuel Ribeiro而言,他指名認為波爾圖就有這樣的條件,因為這個城市有一定的規模,一邊可以把握好良機,另一邊也可以向所有那些有意合作的領域提供資金。


—不少經濟學家認為,全球化是深刻地改變了人們規劃的預算,你認同這種說法嗎?
José Manuel Ribeiro:所有形式的經濟都需要準備好全球化的挑戰。預算計劃—我指的是每個國家的財政預算—它需要尋找適合的方向來順應全球化的發展。但是,新冠肺炎讓我們看到,單純企業發展的經濟無法解決所有的問題。國家和政府需要將更多資源投放於設施的翻新、專業技術還有數碼化……相對較現代化的國家和大型企業能夠較好地應對本次疫情。穩住國家經濟,中小學生能夠繼續上課,生病或是染疫的老人都得到了照護。或者,現在規劃預算的時候,我們需要擺脫此前的困境。對於比較重要的領域,國家需要注重設施的翻新,以及推動數碼化。主要的領域不外乎是科技、衛生、教育、經濟和金融系統等等的。但其他領域亦同樣重要,例如法律、社會服務、文化、環保等。

—到底怎樣才能從一個城市和經濟發展開始着手,以順應全球化的趨勢?
José Manuel Ribeiro:開始的時候,特別需要一個貫穿各地的網絡﹕這個網絡可以實現城市之間、都會區之間、以及政治行政區之間的溝通。國家和世界上某幾個大城區的發展其實得益於「城市外交」的作用,這擁有相當的靈活性,以及看重一些十分必需的主題、主要的領域和群體等。在當今的自由社會,由於國與國之間需要相互平衡和互補,已經沒有甚麼會阻礙到城市去建立屬於自己的外交關係了。

—像城市網絡、大都會區等等的東西,他們應該根據全球化的現象去制定相應的綜合發展策略嗎?這個綜合的願景主要是由怎麼所支撐的呢?
José Manuel Ribeiro:主要支撐這個願景的有三﹕旅遊、投資和教育。而經濟的作用便是黏合他們。在所有方面都變得穩定和有利可圖之後,我相信貿易亦會變得簡單,祇有當有了對這方面的認知,且在幾個群體中建立了聯繫和工作機會之後。一個真正的、實際的、關於文化的社交關係才會出現,才會創造奇蹟。

—雖然葡萄牙的城市和地區有外交部的監管和幫助,但這是否能夠得到國際社會的肯定呢?
José Manuel Ribeiro:這些城市以及地區應按照葡萄牙、歐盟及葡語國家共同體所制定的框架去實現這個目標。在這些框架下作出努力,如締結姊妹城市和次要地區,實現群體之間的溝通、文化的交流、使團出訪以及貿易展覽等等的工作。如果有些分散的機構建立它們之間的關係網絡,AICEP(葡萄牙經貿投資促進局)和外交關係網就能夠給予這些機構所在的城市一些必需和必要的幫助。有關這方面的工作,我們此前便曾經做過一些類似的,例如讓有些符合資格的自治區從這些關係網中籌集資金。當然,這項工作還需要繼續進行並深化。

—在一個失去溝通橋樑,民族主義盛行的世界裏,城市之間的溝通會否促進民族國家之間建立關係網絡?
José Manuel Ribeiro:讓我們看看,為了營造一個多邊的、開放的、國際性的和寬容的世界,民族國家需要保持社會安定、和平,以及人民的自信心。這項工作是除政府和國家首領之外,無人勝任。城市與地區需要互相補充,因為這些城市是官方外交機構所無法,也無必要觸碰的細微位置。因此,城市的作用在於,在某些特定群體之間建立強而有力的文化連結,這是無可替代的。

—由歐盟所資助的復甦與恢復計劃(O Plano de Recuperação e Resiliência, PRR)並沒有表現出對全球化發展的興趣。是這個計劃缺乏高瞻遠矚嗎?或者,全球化發展不是優先考慮的因素?
José Manuel Ribeiro:我們需要明白,PRR計劃被創建的原因﹕這個計劃可是幫助各個國家抵禦新冠疫情的衝擊!這就不得不牽涉到全球化了。儘管這點在計劃中並沒有解釋得很明確,但確實隱含於整個PRR計劃當中﹕沒有全球化、經濟復甦就不可能實現,更沒有所謂的科技體系,文化生產等等的東西了。對我們來說,這一切都意味着國際化的發展。另外,歐盟是世界上最開放的經濟體。簡單地說,全球化對我們至關重要,全球化也是國家從新冠疫情中恢復的關鍵!

—除了傳統的歐洲中心主義之外,葡語國家在歷史上的關係多大程度上與全球化相關?
José Manuel Ribeiro:這些葡語國家一直是,並且會繼續是非常重要的中心。我舉一個例子﹕本周,一群在安哥拉做貿易的葡萄牙商人向瓦隆古(Valongo)商會提及收購當地一家公司的事情。他們會投入幾百萬資金用作開發,資金一部分來自安哥拉,另一部份來自歐洲的基金。葡萄牙的經濟貿易模式自幾個世紀以來便是如此,這種模式也應該持續下去。也就是說,在歐洲有一部分,大西洋一部分,印度一部分,特別是中國也有一部分。葡萄牙需傾注更多的心血在這種模式的發展上,因為這便是我們的未來!

—澳門肩負着融入大灣區和建立葡語關係圈的雙重使命。對於葡萄牙,已經遠離了這個機會,你是如何解釋的呢?
José Manuel Ribeiro:我承認,葡萄牙曾經對中葡關係的重要性,以及澳門在其中所發揮的戰略作用存在一些疑慮。但是,這些疑慮伴隨着2015年社會黨上台,Augusto Santos Silva成為外交部長而結束了。葡萄牙作為歐盟國家,很清楚自己的未來計劃,包括歐盟內部和巴西、葡語系國家的計劃,這些都沒有構成矛盾。我們必須努力加強關係,在其中搭建橋樑,共同合作開發項目等等。二十一世紀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亞洲與世界其他地區的關係,而中國則在這時回復當中的中心地位。

—那些葡語系國家的城市網絡,像是某些特別的城市區,能否順應這個趨勢,抓緊機會以達到自身經濟全球化呢?
José Manuel Ribeiro:當然可以啊!這些葡語系國家的城市可以,或是十分應該這樣做﹕找到合適的機會,抓緊和利用所有的機會,借助資金、技術和金融等的流動為他解決所有的問題。

—瓦隆古和波爾圖的都市區,對澳門和大灣區哪一方面最感興趣?
José Manuel Ribeiro:我們需要加深與澳門、大灣區以及中國內地的合作關係。我們可以從旅遊業、投資還有教育方面着手。這些東西都非常基本,必須從這裏開始!然而,我們的目標是取得商業上的經濟成果、獲得更多投資機會以及帶動社會。我這樣說,衹是想點明,這些建議應當在波爾圖的都市區落實起來。只有那裏才會有相當的規模,要麼好好把握機會,要麼向所有那些有意合作的部門提供資金。這是瓦隆古和大灣區兩個地方在經濟關係方面的合適對話者。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