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新的生活 - Plataforma Media

新的一年,新的生活

2020 – 2021學年已結束。對許多人來說,在澳門的生活將繼續是他們的日常。然而,對澳門葡文學校的部分學生,尤其是對十二年級結業的學生來說,現實卻並非如此。學生們向《澳門平台》講述新冠肺炎疫情下,他們下一階段的生活規劃—進入高等教育帶來的恐慌、恐懼、疑慮和困難。

每年都出現同樣的現象。大部份在澳門葡文學校完成學業的學生,選擇探索新視野,以葡萄牙為主要目的地。然而,2019年在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學生和家長面對新的環境。

目前,澳門錄得56宗新冠個案,沒有與新冠肺炎相關的死亡病例,沒有發現社區感染,也沒有醫護人員染病。澳門被認為是世界範圍內,成功的抗疫例子。但在澳門以外的地方,情況有所不同。

《澳門平台》聯繫的6名學生中,只有1名學生決定因新冠疫情而改變其計劃。18歲的Ariana Goitia表示:「多年來,我一直計劃返回葡萄牙接受高等教育。澳門以外地區的疫情完全改變了我的生活。」她稱,將在澳門大學法學院繼續深造。

至於其他人,儘佟管行程保持不變,但疑慮仍然存在。17 歲的 Madalena Lopes表示:「我甚至申請了到本地大學學習,以防新冠肺炎疫情防礙我前往我的目的地。」她將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藝術學院(IAB)學習。Luísa Vilão也有同樣的計劃,若原計劃失敗,她將在澳門大學度過本科第一年。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感受到這種不安全感。18歲的Sara Oliveira和Henrique Silva向《澳門平台》表示,疫情沒有影響他們的選擇。這一決定是在甚至早於新冠肺炎疫情成為現實之前作出的,「無論怎樣」,命運早已注定。

旅行規劃

對於離開澳門的人,還需要規劃出行,Madalena認為,疫情時的出行變得很複雜。Luísa Vilão表示:「計劃和安排行程與我們過去所知道的非常不同。由於航班數量減少,線上處理所有事情不再容易,我們現在需要借助旅行社來幫助我們。此外,航班的不確定性還是很大。然而,據我所知,澳門每週三和每週六都有轉機飛往葡萄牙的航班,因此我不認為很難規劃行程。」Sara Oliveira表示:「幸運的是,我很早就知道要住哪裡。這個方面沒有任何變化,但到葡萄牙的旅程讓我感到有些焦慮,因為儘管我計劃在8月份去里斯本,但我還沒有訂票。航線與往常不同,許多航班被取消,這讓旅程變得很麻煩。」

「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能回來」

18歲的Teresa Castelo計劃前往里斯本,她說離開澳門很悲傷,主要是因為她不知道何時能回來,何時能再見到她的母親。澳門特別行政區規定的強制隔離期,是世界上最長的。雖然Henrique認為,這一措施是澳門在全球範圍內已成為「安全的地方」的重要因素之一,事實上,大約21天的隔離,對許多計劃在本地區度過假期的學生造成障礙。Sara說:「這是我希望不必經歷的事情。」Teresa總結:「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能回來,也不知道我媽媽什麼時候能和我在一起。然而,我並不排除選擇隔離,儘管在上課期間很難隔離。」

「我不想冒險」

5月5日,衛生當局對疫苗接種率低表示遺憾,儘管投入了大量的宣傳,向近70萬居民推廣,但只有不到7.2萬人接種所提供的兩種疫苗,即國藥和 BioNtech。兩個月後,根據官方數據,覆蓋面已擴大到約三分之一的人口,但供應量仍遠遠超過需求。《澳門平台》所採訪的到外地升學的學生,已接種兩劑疫苗。Sara Oliveira表示:「當我到一個疫情尚未得到控制的國家留學時,我不想讓自己處於危險之中,無論是我還是其他人。」Madalena表示:「保護始終非常重要。我相信,只有普遍接種疫苗才能使人們的日常生活恢復正常。」只有將留在澳門的Ariana沒有接種疫苗:「我還沒有感覺到需要接種疫苗,還沒有這種緊迫感,但很快就會到來。」

「充分利用」

人們感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給學生所帶來的壓力,也就是關於未來的決定。規劃和決定方面有更大的困難。但歸根結底,每個人都熱切而積極地期待着這個新階段。儘管還有一些不確定因素,但有一種共同的感覺:「充分利用」。Sara表示:「我希望開設面授課程,也希望參與各種大學活動,如迎新生活動。」Henrique表示:「我想很好地融入,克服最初的困難,並在學業上取得成功。」Luisa表示:「這將是充滿發現的一年,特別是因為我要去一座新的城市。」Ariana用一個比喻來解釋她人生的新階段:「這就像在一本空白的書中翻了一頁,我有機會寫下人生的新篇章。」Madalena希望能夠「完全適應」。 Teresa總結道:「我希望我的大學時光,與大家告訴我的一樣好。」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