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領導者 - Plataforma Media

歐洲領導者

「我想看到葡萄牙加入歐共體,說得越多,看到的就越少」。

這是GNR樂隊職業生涯早期的一首老歌,這支樂隊標誌著葡萄牙搖滾樂的濫觴。

葡萄牙將在明年上半年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這不是一件小事。疫情仍在繼續,與此同時,拜登將擔任美國總統。

葡萄牙終於加入了歐共體,這對該國意味著劇烈而積極的變化。然而,在我們再度擔任歐盟理事會主席之際,古老的歐洲大陸面臨著諸多挑戰。

英國人正離我們而去,但到目前為止,脫歐的後果並不完全明朗。

英國的退出在許多方面都令人擔憂,由於英國是對北約貢獻最大的歐洲國家之一,這種擔憂甚至延伸到了安全層面。歐洲防務戰略顯然仍舊依賴於大西洋聯盟,但歐盟國家在該聯盟中的地位遠遠低於人們的期望。

歐洲需要多邊主義,但我們正目睹日益加深的兩極分化。一方面是中國,另一方面是美國,而歐洲卻無法在決定世界命運方面發揮決定性作用。

歐洲的規劃本身發出了越來越令人擔憂的信號。歐盟曾試圖對新冠疫情作出應對,甚至決定向個別國家提供財政援助,這些是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獨自完成的。然而援助計劃受到了匈牙利和波蘭等國的反對。如今,這兩個國家在歐盟所鼓吹的民主實踐當中最受排斥。

財政「火箭筒」對葡萄牙這樣的國家至關重要,沒有歐盟,我們很難做到這一點。如果沒有它,我們怎麼可能和德國人同時接種疫苗呢? 如果沒有歐洲央行(ECB)的機制,我們的利率會是甚麼樣子?

今天,就像過去幾年一樣,葡萄牙人和歐洲人已經對歐共體帶來的這些利好習以為常。

過去4年在美國發生的事情證明,民主不是由習慣組成的,而是靠日復一日攻克困難構築成的。

*《澳門平台》總監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English

Related posts
中國國際

美國與中國同意遵守台灣協議

中國政治

中美商討氣候變化

國際社會

美墨邊境發現19具燒焦屍體

社會

美國已經處決近70年的首位女囚犯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