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總統候選人獨家專訪:「我們有可能在短期內看到政黨『莫三比克全國抵抗』的終結」 - Plataforma Media

莫桑比克總統候選人獨家專訪:「我們有可能在短期內看到政黨『莫三比克全國抵抗』的終結」

早前莫桑比克總統候選人德拉卡馬(Henriques Dhlakama)對莫三比克的看法,現在將會更深入探討他的候選人資格和莫桑比克當前的政治背景。

德拉卡瑪(Henriques Afonso Dhlakama)於1987年10月22日出生,與父親一樣出生在在奇巴巴瓦的曼貢德。 他在莫桑比克度過了童年,期後赴葡學習,其後在葡萄牙及莫三比克兩地歇性返,陪伴父母出外工幹。 2012年,他回流莫桑比克,定居普托居。 八年後的今天,他晉升為總統候選人,在這次採訪中,他將會分享背後的種種原因。

如果您在2024年贏得大選,您為什麼要競選?主要的施政方針是什麼?

我的候選人資格來自我對國家,社會和反對派現狀的評估。 我一直關注莫桑比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現在國家已經到了必須作出認真決定的地步。 危及莫桑比克國家的誠信和人民的未來,我估計從2024年開始,莫桑比克國家的誠信將加速惡化,我們正在站在十字路口。

您對現任莫三比克現任總統紐西(Filipe Nyusi)有何評價?

我認為政府和國家元首應在其意識形態和經驗範圍內力求完善。 在許多情況下,我會走一條和他不一樣的道路,但這是我的個人觀點, 此時此刻,我認為問題的核心是慕三比克總體上缺乏堅強的反對以及政治和經濟局勢,這卻與現任總統無關,而是1975年以來國家選擇的一條道路。

危及莫桑比克國家的誠信和人民的未來,我估計從2024年開始,莫桑比克國家的誠信將加速惡化,我們正在站在十字路口。

在這次總統選舉中,您的支持基礎是什麼?誰支持您?

我的支持基礎遍及整個社會和政黨,自然而然地將自己更多地支持反對派選民中。 由於我收到的反饋來自各黨派幹部和中下層幹部,地方組織,活動家和各派支持者 。在如此嚴重的情況下,我的支持基礎是所有希望生活在現代,充滿活力的莫桑比克並享有應得權利的莫桑比克人。 令我感動不已,我無休止地感謝支持者對我的信任。 我不會讓他們失望的。

「莫三比克全國抵抗 」( RENAMO)的領導人莫馬迪(Ossufo Momade)最近透露,該黨將不支持他。 您如何看待這種說法,並認為自己有能力領導該黨?

正如我巴前提到,我認為這是一種個人意見,我認為,數據目前顯示「莫三比克全國抵抗 」的方向與現實完全背離。這是內部事務,我不參與。我在這裡也有我個人的看法,就像任何其他政黨一樣,如此大規模的政黨面對公眾批評必須順應民意。如果他們選擇這樣做,並且藉此穩固當前的領導地位,那麼他們將受到祝賀並表現出領導才能。他們將及時改革。如果定下一個限期,那將是驚喜。對於黨來說這是不公平的,但我知道武裝分子和支持者不會被堵住,投票能反映民意,黨的擁護者也不一定是黨中人。

他說,他符合「莫三比克全國抵抗 」的思想,即使該黨不認可他,也可接受提名嗎?

競選資格將一直延續到我贏得選舉或輸掉選舉為止。 沒有「如果」,沒有途徑或模糊的利益。 我知道選舉路上會有各式各樣的人,他們總是會各出其謀進行誹謗。 但是我認為我自己,莫桑比克人要勝過所有這些,每一個毫無根據,惡意或偏見的批評都將試圖阻止社會的進步。 因為莫桑比克人受夠了。

除了候選資格外,您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接管「莫三比克全國抵抗 」嗎?

正如我早前強調:我是莫三比克總統候選人。 儘管在意識形態上認同自己,但我不屬於「莫三比克全國抵抗 」的組織。 我不打算成立一個政黨,也不打算擔任「莫三比克全國抵抗 」的主席。 我是莫桑比克人,尤其是反對派的候選人,但最終我想當選成為國家總統。

您是否還像某些人一樣認為您父親的去世預示著抵運的終結? 你覺得當中有甚麼問題?

我認為,「莫三比克全國抵抗 」的問題已在上面提到。 是的,我們有可能在短期內看到「莫三比克全國抵抗 」的終結。 這取決於現任領導人的決定,他可以採取正確的態度處理,或者政治自殺式,又或者視而不見。 而且它甚至更多地取決於動員基礎,這可能取決於民意調查中有關「莫三比克全國抵抗 」的未來,或者感到他們不想錯過社會推進的過程,已經動員群眾並解決問題。 答案可以在數天,數週,數月內浮現…我不知道。

儘管在意識形態上認同自己,但我不屬於「莫三比克全國抵抗 」。 我不會成立任何政黨,也不打算擔任「莫三比克全國抵抗 」的主席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