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嘆為觀止的「吃播」世界 - Plataforma Media

令人嘆為觀止的「吃播」世界

Bethany Gaskin,人稱Blove,是一名美國Youtuber。她總是坐在屏幕前,臉上一個大笑容,桌上堆著大堆海鮮跟觀眾侃侃而談。你會聽到她大力咬斷蟹腳、吸啜美味多汁的蟹肉的聲音。她目前已擁逾百萬位忠實粉絲,他們不單喜歡看她食東西,也認為她的留言很有趣。

近年來,也許本著「民以食為天」的原則,YouTube上衍生出一種獲得空前成功的影片。造就了如Blove、Veronica Wang、Peggie Neo和N.E. Let’s eat等等的網紅,位位都坐擁幾十萬,甚至幾百萬的粉絲。他們也就是所謂的「吃播」。

mukbang 是韓語中「吃飯」和「直播」二字的組合,故可理解為「直播吃飯」。「吃播」是線上的影片直播,主持人通常會一邊吃很多東西,一邊跟觀眾互動。「吃播」在2010年在韓國興起,此後更成全球潮流。直播時會吃的食物也變得多樣化,有薄餅、海鮮、意粉、炸物和肉食等。

該類影片通常以錄製或直播的方式在YouTube、Twitch和AfreecaTV等影音平台播放。吃播的主角或主持人會被稱為直播騎士(BJ),很常與公眾互動和外向。不少粉絲多的吃播主亦已賺得第一桶金。

Banzz, Jeong Man-su在YouTube上一條食十多碟食物的影片錄得幾十萬人次觀看。他只有30歲,是韓國其中一名最有名的直播主。他在推趣(Twitch)上有2.2萬粉絲,自己YouTube頻道則有近200萬名粉絲。除了出名,他還因吃播賺得盆滿缽滿。據《Trend Celebs Now》的資料,他目前在2020年收入估計達100萬至500萬美元。

吃播主每次節目進食約4,000至10,000卡路里的食物,社會和醫療專業人士批評這一做法,指出他們正損害自己的健康,同時向觀眾灌輸不良的飲食習慣。

《商業內幕》(Insider)訪問營養師Andy Bellatti,他認為常規吃播主的健康長遠會受損害:「我們的健康是由我們長期有意識下做的事情而決定的。因此,比如一週拍一條吃播片的主持,一年下來他的健康肯定有影響。」他稱,吃播主的身體狀況還取決於錄片以外時間的進食習慣。對健康長遠的影響會包括血壓上升、甘油三酸酯升高和血糖上升,有機會惡化成糖尿病。

中國譴責

近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起活動,要求確保國內食物安全和減少食物浪費。

中國政府又公開譴責經常進食大量食物來錄影片和發佈到網上的吃播網紅。中央電視台針對吃播主作出多個報導和批評,政府當局更計劃禁止這類影片在國內流傳。中國社交網站運營公司亦正對吃播主採取相應措施。任何人若在網上搜索「吃播」或「大胃王」等關鍵字將會收到警告。吃播在中國的未來似乎不太明朗,但在韓國或美國等地方吃播主卻越來越出名和受追棒。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