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爾加杜角的哭喊 - Plataforma Media

德爾加杜角的哭喊

歇斯底里的哭喊聲徘徊不散,雙手抱頭痛哭失聲,把全身的力氣集中在雙眸努力看清楚面前的一切。 一聲尖叫劃破長空:「我的兒子啊,我的兒子啊!」蘊釀了整整 42 年的一聲瞬間爆發。兩人相隔兩步之遙,她頓然激動得連呼吸也屏止不敢動彈。當初怎麼淪落至母子分離?崩潰的聲音留守原地

繼續叫喊著:「我的兒子啊!」她一眼便認出那是她失散良久的兒子,自從她兒子被軍隊虜走

後,她便再也沒有見過他一面了,足足 42 年的時間。那時他只有五歲,就那麼一個小不點。

現在她雙手抱頭,痛哭疾呼著:「我的兒子啊!」怎麼到現在才有機會擁抱那個和自己骨肉

分離的兒子呢?如今面前的兒子,已成了一個 47 歲的男人。撲向母親懷抱,眼淚早已堤崩。

母親如今將兒子相擁入懷,如同他出生那天裹著襁褓裏,後來在殖民戰爭被葡軍虜走。聲嘶力竭的呼喊變成嚎啕大哭,激動得哽著聲說不出話來,母子最後相擁而泣。

事隔十年,Joaquina Mgongo 悲慟的哭喊聲仍教我內心迴蕩震憾至今。當初我在莫桑比克北部德爾

加杜角省濱海莫辛布瓦附近,一個無人問津的村莊裏認識了她。這幾天,我一直在憶想起她。

她沒有電話,從來都沒有用過電話,家裏沒有水,連電也沒有,但卻要面對戰火連綿的環境。

她不會說葡語,只講當地部落的馬孔地語,但是情感無受語言的障礙。「我的兒子啊!」還

有其他像 Joaquina 這樣經歷的人,同為該地區數千名恐怖主義下的受害者之一。她們經歷過

逃亡躲在叢林中,越過草原,在她們背上的是孩子和恐懼。

這些哭喊聲一直縈繞迴蕩,歷久不散。一個男人手執一張 42 年歷史的照片,相中是她和她的兒子,小男孩身穿軍裝,靠著這張僅餘的照片尋找她的下落是他唯一的指望。到訪村莊逐家逐戶敲門問詢:「您認識相中這位女士嗎?」。一位老人凝視著照片,再對比細看面前這位男人的五官面容,然後驚呼:「小伙子,原來那個被白人虜走的孩子就是你啊!」男孩正是被葡軍虜走的戰利品,戰後軍隊收拾好細軟撤離,男孩便一同被帶往里斯本離開家鄉。軍人朝著凱旋之路踏上歸途,Joaquina 的兒子被捕獲,擱置在一輛廢棄的汽車上前路茫茫,不知道親母在何方,甚至,連他自己是誰也不知道。

戰爭就是戰爭,對誰來說都是殘酷的。Joaquina 的故鄉又再戰火復燃。沒有人能確切肯定誰手

上擁有武器,有些人宣稱自己是伊斯蘭國,也有阿蓋達基地組織,還有與軍隊有軍隊武裝部

隊。 一片富饒的天然氣礦床,用和平付為代價,人心惶惶。男女老少紛紛逃命。 一個村莊

裏,光是一天便有 11 人身首異處。但是,他們又可以逃得去哪裏,他們根本無法離開這個地

方,無法逃離這個被熊熊烈火燒毀吞噬的村莊。鋒煙緩緩四處蔓延,直至烏霾蓋頂模糊了視

線。 恐懼如雜草般恣意叢生,手足無措的無國界醫生也只好撤離駐地。惟獨彭巴教區的主教

仍誓死不渝留守當地,為那些無法發聲的人繼續發聲。讓我們能夠聽到 Joaquina 絕望的吶

喊、德爾加杜角的吶喊、一聲又一聲「我的兒子啊,我的兒子啊!」 難道我們仍能充耳不聞嗎?

*媒體工作者

本文以其他語言提供: Português English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